星期四晚上我一句話也沒搭理Devin,他急了,老是在我身旁兜圈子,「媽媽,妳怎麼了?」、「媽媽,我要講話。」、「媽媽,原諒我好不好?」。

這是我處罰最激烈的方式:冷漠。

其實也沒什麼滔天大罪,只不過傍晚又跟弟弟打架,吃飯不想吃,洗澡叫不動,然後多領了一張事故單。

入學八個月,剛開始幾乎是兩三個禮拜就接到開會通知,這次放完長假回來,該不會一切又要重頭?

老師連忙跟我解釋,Devin進步很多,他們只是有一些程序要記錄,這是他升到三歲班的第一次,要我別擔心。

文章標籤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