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孕這件事,個人深深覺得,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拼命抓著你。

依據阿湯的解釋是:生命往往在艱苦危急困頓緊張下最旺盛!

而且不要再相信意外懷孕這種鬼話,都幾歲人了,還以為生小孩是漱口刷牙嗎?就只是賭賭看結果會不會朝你的意向反方走。

 

我的大寶貝就是在這樣反方的環境下孵化.....事實上我根本忘了這件事,因為期間歷經了

1.離職前天昏地暗的加班與交接

2.新婚時無止盡乾一杯的黃湯下肚

3.出國前清空租屋處寄回娘家搬到夫家海運美國

4.出國時50公斤的兩大行李

5.布置新家鎖螺絲釘釘子爬上爬下跑來跑去

一切就緒後,翻翻日期三月囉!我的阿月一直都很不固定,但人妻的身分讓我有種登大人的感覺,於是嘻皮笑臉雄赳赳氣昂昂地去CVS買了超值包驗孕組。

結果揭曉時,我腿軟到用爬的出來,腦袋不時轉著跑馬燈:

他不會酒精中毒了吧。

或者眼睛被我釘瞎了。

還是手腳被我搬斷了。

我!要!立!刻!知!道!他!的!安!危!

「自己驗過啦?恭喜!下禮拜X月X日過來看診。」

掛上電話,我數著婦產科護士給我的日子,什麼!竟然還有10天!美國時間真的很多,等到我們第一次相見歡時,已經都長好了.....

12W+1D_3_副本  

雖然我的外觀只是呈現多吃兩塊蛋糕的模樣.....而且我的憂慮也沒有一個得到正面的回答,心跳正常是唯一的正解。

13W+3D_4

加上語言不太通,做完例行的四指標母血唐氏篩檢後,說要轉介遺傳學家,我看著報告上的1/300。

「很小啊,這要生300個才會生到一個耶」聚會上我傻傻地對著阿湯的朋友老婆說。

「你知道我們的分母都是大到不知道後面幾個0嗎?」她憂心地握著我的肩膀回答。

 

由於我30不到,羊膜穿刺沒有婦產科的轉介連自費都不行。

結果,婦產科說那只是一個機率不代表什麼,婦產科說這樣做是浪費醫療資源不應該。

但是,Google上排山倒海的資訊讓我喘不過氣,人生跑馬燈開始預演未來的情景,兩天後我就出現在祖國台灣了。

台灣的婦產科真的很讓人流連忘返,硬體設備富麗堂皇雍容華貴,2D-3D-4D讓你看到飽。

15W+6D_2_副本  

「醫生你們每次都照啊?」

「對啊,尤其有長輩在的話,4D這種餘興節目絕對不能少」

聽完我只能對台灣的醫生致上最崇高的敬意,在美國,從懷孕到生產通常有2到3次的超音波攝影。

第一次:用三吋大的螢幕確定懷孕

第二次:20周的高層次(在另一個專門機構進行)

第三次:快卸貨時醫生想確定大小(可有可無,有的醫生是用"皮尺"量肚子長度)

就連我第二胎胎位不正都是"摸"出來的,平常就量量血壓,然後用一支像錄音筆的東西聽胎心音,過程不用10分鐘就結束了。

而且觀念是爆炸性的反轉,第一次懷孕的新手媽媽看到褲底有血就像看到鬼一樣,都會嚇得花容失色

「醫生我出血了,我什麼都沒做啊。」

「是什麼顏色的?」

「咖啡色。」

「喔!那沒關係,那是舊血,你去運動一下,讓舊血排快一點。」

這是在胡言亂語吧!我心想。

「我知道亞洲人很喜歡安胎,但小孩不是那麼容易掉的,不然我們就不用做墮胎手術了。」

十分有道理!!但我依舊六神無主。

接著26周糖水檢測我也沒過,三次抽血只不過最後一次超標3個單位,又被轉介營養監控組,每天吃飯餐前餐後要扎針,每個禮拜要回診營養師,但不管我怎麼亂吃,從沒有一次爆表,我又開始懷疑檢測誤差。

後來我們不想再去報告,跟他們說我們會自負風險,還不准!最後搬出寶寶健康的大絕招,我們又乖乖地定期會面。

IMG_0865  

 

在這樣文化衝擊與行動不便的夾擊下。

「阿湯,我不喜歡美國,我想回家,我沒有朋友,每天關在這裡不會開車哪都不能去,不能上學拿個TOIEC藍色證書什麼都講不出來,不會煮飯又討厭吃漢堡,在台灣我什麼都會,在這裡我樣樣都不會.....」

我緩緩地說眼淚默默地從兩頰不停地滑落,每次我憂鬱壟罩時,都會買些黑巧克力提升士氣,但這次一點也派不上用場。

阿湯並不在乎小孩國籍的問題,但從待產到做完月子,他只能陪我六個禮拜,而且有可能小孩出生的那一刻,父親並不在身旁,我們剛新婚完全不適用小別勝新婚這個方法。

所以要走出去就得學開車,還要趕在卸貨之前達成目標,好在本人很會考試,船也開得不錯←這關聯性是什麼....

DSC_0701  

哈哈!有了目標就不會胡思亂想,當然要出遊踏青充電一下,那時六個月了,依舊不見我壟起的肚子

阿湯還陷害我,只說考古題網路上一大堆,叫我不用看書,我找到一個英文的交通試題就開始猛讀,一個禮拜後,準備得差不多了,開始看些網站無關緊要的考試內容,Ontario一直出現在各大文句中,由於出現的頻率太高,我忍不住輸入翻譯軟體。

安大略省!加拿大安大略省!

我人在美國加州,後天要筆試,我讀的是加拿大安大略省!唉,該讀的都讀了,沒讀的也來不及了。

考試結果低標通過,再少一題,我就得砍掉重練。

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各國交通規則大同小異,念加拿大也可以考美國喔!

路考當天我帶著大大的肚子去嚇考官,希望博得一點孕婦的優待,畢竟32週了,沒過等小人出來,我就更難過了,還好考官真的放水,要左轉時我恍神沒聽到,又給我一次機會,最後扣了一項"方向燈太早打",還幫我解釋,可能是懷孕比較顧寶寶,太過謹慎,所以建議各位,如果要在美國考駕照,請別忘了大肚婆的優待。

另外,妊娠紋這件事我開始相信「遺傳基因」的說法了,我很懶,不太會在身上抹什麼東西,除非乾到有點癢了,才會找東西擦,有什麼就擦什麼,馬油、凡士林、NIVEA抓到什麼就擦什麼,可是我一條裂紋也沒有,正當我得意著。

我媽平淡的說,她也都沒有啊.....好!謝謝您的優良基因。

3489

到了34週,我的右耳突然悶悶的,後來逐漸聽不見外界的聲音,婦產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,轉介家醫依舊不見起色,我一度以為要領身障手冊了。

更糟的是,懷孕後期幾乎所有治療都無法進行,當時真的只能聽天由命,後來生完過了幾個月,兩耳才又莫名其妙的慢慢恢復平衡。

38週產檢,醫生發現寶寶似乎都沒在長,考量我妊娠血糖沒過,安排三天後催生,終於要卸貨啦。

我跟阿湯剛來北加不到一年,沒什麼朋友,可以約出來的也剛好都屆臨生產,媽媽在台灣幫姊姊坐月子,婆婆要到隔年才能來,於是我們兩個手牽手,沒有啦啦隊助陣,靜悄悄的去醫院完成我人生最重要的里程碑─迎接新生命的誕生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可以學習的美國生產&千萬不要模仿的月子生活

【我的劇本】美國,自由的苦力

【我的劇本】主婦的逆襲

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