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今晚Friday night,來點special如何?」我神秘兮兮的望向EE。

「能有什麼special,哪都去不了,拿著你的梅酒出來消愁一下啦。」

EE一針見血道破我們的心酸,來美多久,結婚就有多久,四年了,唯一一次夜晚的放風,是我高中好姐妹來訪,我用借宿的理由,半逼半求的請她留守家裡,看好熟睡的Devin,我們才有機會重回霓虹閃爍的市區感受一下。

在美國,你絕對不用擔心錯失小孩成長的每一分每一秒,你要擔心的是逐漸喪失的兩人激情,電燈泡如影隨形,等到重新意識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的浪漫時,你已經不再也不會眷戀夜遊的芬芳。

喘息服務還是有的,但那像一種保險,如果可以,你永遠都不會想啟用。

弟弟Owain還在肚裡34週時,子夜12點多我突然開始陣痛,11月的秋末,額頭滿是滲出的汗水,EE緊急把我送去醫院後,無奈地留我一人在那奮戰,半昏半醒糊里糊塗簽了一些文件,

「現在每六分鐘宮縮一次,止不下來就只好生了。」護士打著一管大針筒,嚴正的對我說。

「啊?我一個人?」說著中文,我再也想不出任何英文文法。

還好我有洗澡還有身分證件,不然應該會被認為是好心人士在路邊撿拾的流浪婦女,一直到凌晨4點多,護士又來打一管,這次我才慢慢的穩定下來,弟弟最後撐到足月才露臉。

在異鄉依靠的是朋友,大家彼此也都相互扶持,但像這種突發狀況,即使朋友拔刀相助,小兒也不一定被刀架的了離開,加之我們優良的害羞傳統,不到最後一刻,怎好三更半夜call out求救?

還好,我的月子算是很順利,第一胎去LA月子中心,第二胎雖然被月子阿姨爽約,但母親大人及時救援,讓當時走繩索的我們一下子變成了康莊大道,這個女人最重要的脫胎換骨期,理應茶來伸手飯來張口,然而我的朋友圈卻常常有獨居產婦,有的還兼顧老大,他們沒有苦情的控訴世界的不公,他們會眉飛色舞的跟你介紹電鍋燉補有多麼的簡單方便。

進入兩犬家庭後的第一年,煮飯是最令我頭痛的時刻,其實應該跟幾隻犬沒有關係,如果一個禮拜可以只選定一天的早晨,當作家庭共享的早午茶時光,我會願意撖著麵棍攪著麵糊手作饅頭或吐司但這裡的早餐,沒做就沒得吃,要不融入洋人的習慣,倒著飼料般的玉米片和著牛奶也過得去,大家回台最想念的前五名,我相信早餐一定名列其中;而廚藝不精的我,雖然現在電腦一開,關鍵字一輸入,就有成千上萬的阿基師在招手,照著步驟,我卻依然會做出土石流的珍珠丸子,黑如墨炭的蓮藕蛤蜊湯,加州是有所謂的家庭廚房還可以宅配到府,相對美國其他州已經方便很多,只是當小犬手拿水煮秋葵大口扒飯的同時說:「媽媽,好好吃喔。」你絕對會強打精神,繼續振作的...燙青菜,對於Devin,我想一定好過洋人吃草的沙拉。

一直到Owain五個月,太陽下山前,他都是個天使寶寶,小床一放,要他睡就睡,也因為這樣,你很難忍心在他有傍晚恐慌症時,硬要訓練他繼續當個天使;而Devin在校一整天了,看到弟弟黏在媽媽身上,很容易媽寶魂上身,於是三貼常常是煮飯時的寫照,前揹後攬,還要閃避弟弟的腳晃啊晃地亂踢瓦斯開關閥。

晚飯時間,美國靜謐無聲,感覺世界就要把我們母子三人給遺棄了,這時的音樂是唯一能沖淡無聲的喧囂。

IMAG4314_2 

這!才是美國真正的日常生活,每天就像打石工,期望兩顆頑石哪一天能點石成金,不至於孤立無援,但手中的籌碼通常只有梅花三,最後王牌永遠是─自己。

如果不小心先讀到某篇我大力褒揚美國的美好,而忿忿不平地怨嘆自己深鎖在鬼島中,這篇肯定是你的救贖。

在異鄉你唯一得到的是自由,你聽不見街坊鄰居的關心,或是親朋好友的指點迷津,我相信這些人都是想拉你一把,只是育兒就像流行時尚,每個世代都有屬於自己的風格,就連同世代的我們,列出學派可以講上1001夜,加諸煩心的媽媽,其實我們心裡早有自己的聲音,要的只是一股支持的暖流。

 

 延伸閱讀

【社會議題】2014美國寶寶優劣三部曲─生活環境篇

【我的劇本】主婦的逆襲 

【我的劇本】下輩子可以不要再當情人嗎?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