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5456_office

阿湯畢業時,我剛到北市府主計處任職一年,雖然我的工作在街上是人人喊打的鐵飯碗,但在婚姻介紹所裡可是人人稱羨。

我們遠距兩年多,平常他玩他的,我玩我的,黏膩本來就不是我倆的個性,只是再這樣下去,我都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在戀愛,這次畢業,阿湯回台勢在必行!

「我想在美國丟履歷看看。」阿湯在電話的那一端投下震撼彈。

那時我人生最重要的體悟不是逝去的愛情,而是滯留一顆有遺憾的心,我的靈魂承受不起另一個21克,下一步棋怎麼走,就在我的一念之間。

離開校園前一個月,阿湯面試了三家公司, N 公司、C 公司跟Google,他並不是每丟必上,能不能獲得職位,其實進行的過程,心裡都有個底,在美國應徵一般都有三個階段,書審,電訪最後是面試,而且在電訪時就會開始問一些程式題,感覺就像有人要你在電話中解聯立方程式,阿湯的第一家N公司就是在口誦程式時,因為平時一目了然的符號,從沒注意它們的正式說法,因而聽不懂「雙括號」、「分號」的英文卡關,有了前兩個的練習,輪到Google就順多了。

Google的面試官不會是固定的一群人,阿湯現在偶而也會收到人資部門的請求,希望他去面試應徵者,除了程式題,阿湯最喜歡考人家機率跟我最討厭的排列組合,至於網路上流傳的腦筋急轉彎,是假的;而且他們找人時並不是一個蘿蔔一個坑,所以一直到通知你「上榜」了,都還不知道會被分派到哪,等員工訓練完後,才會依照神秘的方式就位,當然也有些例外,阿湯最後一關面試時就已經被告知youtube在要人,這同時也意味著,他確定留在美國,我們的現況一定會有所改變。

當妳的男友成為Google正式員工,問你要不要嫁給他時,妳的答案會是什麼?

我想即使他沒問,這種煮熟的鴨子妳也不會輕易讓他飛了。

我一度懷疑是嫁給他還是嫁給他的工作,儘管我本來就知道阿湯有顆金頭腦,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,那時覺得活在他的陰影下一定非常涼爽,什麼鐵飯碗金飯碗都不如一隻活生生下金蛋的雞。

剛開始的兩年半,阿湯在youtube負責影片的view count, 也就是所謂的人氣, 在他們的行話裡,人氣是YouTube的「貨幣」, 他們是一群防偽驗鈔部隊,設計了一個不能告訴你的演算系統,三不五時還得四處臥底,假裝買流量再直搗黃龍,因為這個貨幣終究要到現實世界兌現,人只要跟錢沾上邊, 就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衝鋒陷陣, 殭屍、網軍、機器人前仆後繼,什麼狗屁倒灶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,阿湯每天處理幾十億筆的資料,感覺很威,但其實只是為了分辨真假。

所以台灣前陣子太陽花學運爆發的方仰寧僵屍粉事件,當今火熱的部落客每天所關心的人氣指數,只要他打開log檔,第一行到最後一行滔滔不絕,從哪來的,有嫌疑的,竄改的,而且只要我願意,他可以立刻設計半屍半肉的流量,以台灣網站尚未成熟的防駭技術,系統很難察覺,明天我這個小天地就會成為百萬人氣部落格。

那時生活如此的安逸,下午5點半就可以到家,雖然Devin剛出生,新手爸媽跟菜鳥人妻常常把家裡搞得跟露營野炊一樣簡陋,但晚上還是可以翹腳打開電視,在當時最夯的Netflix挑片看電影。

「我不要老死在這裡,怎麼會這麼舒適。」阿湯按著遙控器,兩言無神的說著。

「那怎辦?」其實我要說的是:那不是很好嗎?

「三條路,回台灣,換公司,換組別。」

這是阿湯第一次說要離開Google,我笑他就是少年得志,一出社會就到大公司,才會這麼不珍惜眼前的東西,我勸他換個組別看看,其他兩個選擇沒得商量。

IMAG5465
奇妙的八爪腳踏車

更替工作的期間,有好幾個組別拉鋸著阿湯,一個是google核心的搜尋組,其他還有廣告組, 甚至神秘到總部坐落在新加坡的計劃, 搜尋組的內容非他所長,阿湯幾乎是要從零開始,但有機會成為國王的人馬,為什麼不到朝廷裡看看,我又在旁邊搧枕頭風。

阿湯並不是一個唯命是從的人,但小孩出生後,我知道有了我的支持他才能走得更安心。

換到新組別,以前youtube最多幾十億的資料跟搜尋引擎裡每天幾兆的資料相比,檔次不在同一個層面上,他已經不下十次向我解釋,他做的是有關搜尋結構﹝search infrastructure﹞的東西,感覺更威,但我始終只知道每幾個禮拜,阿湯就會輪到要玩「大家來找碴﹝photo hunt﹞」,比對上百個相似的網頁,決定是否視為一致,然後下班的時間從過去5點半、6點、7點,到現在第四年了,已經過了晚飯7點半才會出現。

我不只一次警告他不要把台灣那套壞習慣帶過來,美國從南北戰爭開始,勞工流血流汗抗爭了兩百多年,才有今天宜人舒適的工時環境,想不到這頭牛牽到美國還是牛,不過無所謂,只要他不提要離開Google。

要是新的專案上線或系統突然當機,國定假日去,周末小犬睡後也去,偷喵他的電腦螢幕,永遠是滿滿綠綠的亂碼,每天都在精進網路搜尋的精確度,卻永遠搜尋不到他的目光,不過無所謂,只要他不提要離開Google。

IMG_9786
新鮮現榨的冰果室 

IMAG5439
跑步機工作檯 

反正我是一個美國Google員工的人妻,對Google我沒有任何的產出,但Google的好處我一項也沒有少拿,這種尸位素餐的既得利益者,會一片片剪下夢想家背後的羽翅;奇妙的是,在聽著日本樂團Mr.Children的「くるみ」依舊會熱淚盈眶,在看著「荒野大飆客」也會豎起大拇指讚揚他們的中年威風,但不管是哭還是笑總是要催眠自己,這只會出現在不存於現實的文藝產業。

阿湯在台灣已經可以歸類為人生勝利組了,五子登科的豐足生活,竟然還是殺出唯一一個能抵擋現實環境誘惑的─夢想,已經有多少的爸爸不敢說他真的想做什麼,或者他已經不知道想要的是不是真的,我殷殷企盼小犬們有快樂的人生,卻對老犬做自己的決定視為一種幾近瘋狂的舉動。

「你有想過,如果你離開Google,除了startup,你還能去哪?」

「我會寫程式,哪裡都可以去啊,LinkedIn裡未讀信件都不知道幾封了。」

的確在這個以軟體程式當道的年代,金頭腦就長在阿湯的頭髮下,我們的生活其實也不會差到哪,怕的只是現狀的改變,更或者是為了一個響叮噹的公司名號。

阿湯在Google是充滿熱血的,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值得回顧的片段之一,有機會和一流的人共事,讓他的視野無限拓展,而以現在的發展趨勢,Google也會有讓他學不完的課題,離開的想法不單單只有夢想,還有一份牽絆,還有那衝不破的天花板。

「算一算,到今年為止,我離開台灣十年了。」阿湯悠悠的說著,「在國外我們的確過得很舒適,但這就是終點站了。」

對!回家,家鄉不應該是一個回不去的名字;青菜蘿蔔也各有所好,並不是每個人都視天花板為毒蛇猛獸,但它就是硬生生地掐在阿湯的咽喉上

我想起四年前對人生最重要的體悟,四年後的此刻,愛情已經變成雞毛蒜皮,不變的仍是滯留一顆有遺憾的心,我的靈魂依舊承受不起另一個21克,下一步棋怎麼走,我的一念之間是牽手裡的溫度。

離不開Google的,或許不是員工本身,而是圍在他們四周,一堵最至親的人牆。

但此時此刻,我並不會因為以上的自白就豁然開朗地讚揚他的決定,只是可以從了解自己的缺陷中希望能發展出一點支持他的勇氣

未來要是登峰造極了,就可以笑看當初是如何愚蠢的想絆住他;要是賭錯翻船了,也可以證明他曾是一位萬夫莫敵的勇者。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