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11月以前,我囂張地以為壞人不會盯上我,所以每次接Devin放學時,都大喇喇地把鑰匙跟包包放在車上,夜路走多了果真遇到鬼。

那天接完Devin,準備載著小兄弟去Costco採買,下車時驚覺:「我的媽媽包勒?」經過一番搜尋連絡後證實,它就是在校園的停車場消失的。

在美國,錢不重要,重要的是證件,剛來我不習慣,總是備好鈔票準備交易,結果朋友見狀常常飛奔過來幫我刷卡,每次店員發現鈔票換成金融卡,還都給予正面的肯定,一個國家竟然有法定貨幣卻不用的道理!慢慢我也被同化到身無分文,這次被偷,皮夾裡湊不到兩元的零錢,宵小應該也是蠻挫折的;當晚我們掛失補發,更新了所有證件。

六天後,我收到一封信,上面詳細記載他女兒在17號高速公路附近的「排水溝」裡發現我的駕照,時間是星期六早上9:30,因為寄還給我,可能是比較好的,所以他們這麼做了。

10406869_10205464066147943_2330141177977195747_n  

排水溝耶,就是永遠不知道裡面住著什麼怪異生物的地帶,如果你的女兒伸手進去搶救某人的證件,你的下一步會怎麼做?

儘管我的駕照已經進入新照換發的程序裡,但當下卻有世界大同的感覺,如果真有天使的話,這封信就是從天堂寄來的。

我很好奇,洋人在做這件事時,難道不會考慮「說不定人家已經補發了」、「說不定是人家不要的」、「說不定上面的住址是錯的,寄了也沒用」,總之,千千萬萬的說不定讓我完全不會把地上的證件撿回家,然後找個信封買個郵票走到外面的郵筒投遞。

增加自己麻煩的利他行為?嚴格來說,到底有沒有真的利他,或者能否歸類為善良都很難說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令人很感動。

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讓我覺得既窩心又雞婆的愛管閒事了,似乎不管有沒有關係到自己的利益,只要是認為應該做的,洋人都很自然的「挺身而出」。

去年8月,炎炎夏季,車內頂著大太陽,不出半小時就像烤箱一樣恐怖,我帶著弟弟買完菜,把推車停在腳邊,忙著把菜放進後車廂,這時遠遠走來一個洋人婦女。

「嗨!我想你應該先把小孩放到車上比較安全,菜之後再處理。」

「呃...可是車裡很熱。」我試圖辯解。

「你可以開窗開冷氣,因為推車低,駕駛人視線不良,會有危險。」

我看一下推車,它幾乎是黏在我腳邊,說什麼我也很難連結駕駛人會衝撞到這裡,如果不幸發生的話,我應該也會一起被輾平。

不過我還是非常謝謝她的好意,畢竟是為了我的小孩著想,同時我得克制自己不要往小題大作的方向延伸,好在他們不會像三姑六婆那般,總是帶著憂愁的面容、苦口婆心地叮囑,深怕你會害死自己的小孩。

一個好的建議不會帶有任何的預設立場,目的就只是要改善現狀。

從小到大,眼前正在發生需要援助的呼喊,我一定在所不惜地伸出援手,我也以為這樣的境界已經很高超,想不到洋人喜歡直接拉起預防的防線,讓疏忽藏不下意外的悲劇現在出門不管做什麼,我永遠都記得要把小孩先送上車,也許有時只是怕旁人熱心的關切,而且即使我已經用肉身環繞著他們。

10月中旬,又讓我再一次震撼教育,這個故事我在教育的推手中提過,就我的認知,是小犬調皮推倒柵欄,洋人卻反過來關心有沒有受傷,最讓我驚嚇的是,還去把工作人員叫出來要求改善環境,五個月後,那些所謂的危險物品真的沒有再出現過遊樂園裡。

雞毛蒜皮的他人之事,不會因為閒人的插手讓整個社會一下子突飛猛進,有時甚至是造成當事人的困擾,講了也不一定照著做,但長遠來看,每一個人似乎都能享受其中的好處,只要有人認同,就有機會減少悲劇的產生,增加社會的暖流。

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,而是冷眼旁觀、選擇保持緘默的人。──愛因斯坦

但我認為,愛管閒事的雞婆正義,還需要一份勇氣來撐腰。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