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60231  

大家討厭公務員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我也曾經身在其中16個月,就在當今火紅的台北市政府。

我還記得當初研究所畢業後,因為帶活動的關係,遇到母校管理學院副院長,在他得知我的職場規劃後,劈頭就問

「好端端的,考什麼公務員?」

薑果真是老的辣,我的確就是沒有好端端,人生總是要經歷一些黑暗期,但我已經25歲,也知道爸媽一顆懸在半空的心,就等這個小女兒經濟自主後重獲自由。

於是準備國家考試成了出社會後,人生困頓的好去處,我窩在很輕鬆的系所辦公室當秘書,去追補大學時代錯過的輕狂,花了一年半的時間補考人生還存了點錢,接著收拾包袱回鄉準備真正的「紙筆測驗」,這時距離高考五個多月,也許我應該談談「半年內國家考試致勝秘笈」,可能話題性還比較高。

我畢業的時候是2007年,台灣景氣已經低迷很久,但我的同學在畢業前很多就已經找到工作,也難怪師長對於我這樣浪費教育資源地投入國考會有如此反應,這個現象告訴我,所謂的人才不應該進入公家體系,那麼我們應該高興,長期以來我們都如願以償地讓米蟲管理著

但不管是自願或非自願,咽喉被經濟掐住時,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就會越來越模糊。

還沒出社會前,我沒機會洽公,只能從母親的口裡得知,公家單位變得很有禮貌,也很有效率,不像以前好大的官威,膽怯地提問還常常被白眼,聽起來真棒,這個國家在進步,公僕就是要為人民服務,這樣的轉變,前後不到10年。

然後公僕就逐漸變成了服務業,從顧客至上換成了人民至上。

我進的是幕僚單位,不用接觸市民,但只要到一二樓部門跑公文,尤其是二樓的社會局,電話聲一定此起彼落,我總是聽見同仁們像是在對小孩般,不厭其煩地解釋安撫,有次我跟同梯的社會局同仁吃飯,問她:「你們都什麼時候辦公啊?」,她笑笑地說:「下班後,因為這樣民眾打來可以不用接。」

不過社會福利就是一群很衰的人,去替一群很衰的人做事,所以到哪情況都差不多,偶而我們也會接到民眾投書,不管是實體書信、電子郵件或電話查詢,前兩者最慢隔天一定要回覆,卷宗永遠都是紅色的最速件,電話查詢更刺激,如果從1999市民熱線轉來,你啞口無言又必須轉出去時,你的背脊會感到一股寒風,額頭卻在冒汗,儘管如此,我還是聽到民眾老是抱怨政府很會拖。

至於加班,就更難有什麼好聽話了,「公務員也加班?上班都在上網吧?」、「一定是辦事效率差!」、「你們加班跟業界不能比!」,總之公務員只能正常時間打卡走人,再接受大眾的訕罵不食人間煙火。

也許我運氣比較差,2009年報到,剛好遇到統計資料庫建置,最早的資料追朔到民國57年,我們得到B1倉庫,搬出差點碎裂的紙張,一個一個把數據鍵入電腦;2010年我又遇到了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,昏天暗地的審表,周末也不放過,政府給我的感覺就是,永遠在蒐集資料。

有時看到媒體抓到同仁在不應該出現的地方閒晃,我真的很想消滅那一個老鼠屎。

這些技術性的確不高,全部外包給高中生都可以勝任,但最重要的問題是:公。信。力。

一個民間機構,不管是營利或非營利,按你家門鈴,問你家住幾個人收入多少,你敢開門嗎?隱私權高漲的年代,普查員差點都要跪下來了,還是會有民眾不願受查,但這是政府一定要做卻吃力不討好的事。

後續問題又衍伸出大家認為政府效率差,資料不齊全。

另一個最大的詬病是:軟體設備。

永遠IE至上﹝當然IE已經在今年2015年證實將成為歷史名詞﹞,科技飛快的進步,這絕對不是政府單位追得上的腳步,因為依舊有深山裡的孩子要照顧,在偏遠地區,好不容易弄來一台電腦,我敢打賭一定不會是蘋果牌,能不能是最新的微軟系統都還得打個問號,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連結網路世界的開端,一定從IE開始,所以IE不穩什麼都別想談。

或許你會質疑,為什麼不同步開發Chrome、Firefox跟Safari這幾個重要瀏覽器?

我不得不說燙金的科技人員誰稀罕你那四萬五的鐵飯碗,任何領域都有等級之分,掛上薪資的落點,更是一目了然,結果政府的資訊人員,卻要面對當今最新也最重要的大數據﹝Big Data﹞處理,全國資料從建國有開始建檔起,包山包海,如果用「招考」的方式找人才,等人才念完十項考試科目,再成功上榜,最後確定分發,軟體系統不知道又升級去哪了。

所以在我以前的單位,有些資訊同仁是聘雇來的,但他還是得受限在公務體系下,他不可能一進來就跟一級主管一樣的職等,在他下程式碼的時候,也許埋了地雷卻不自知,也許他的debug﹝找出電腦執行不如預期的地方﹞還有待努力,但如果都很強的話,到底有什麼誘因讓他來政府單位?

我有機會到公部門走一遭,讓我親眼目睹政府的限制,這些理由不是要幫他們脫罪,不對的地方就是不對,而且政府的確有很多不合時宜的作法,就數據來說,政府絕對不會捏造,只是定義不同會有所調整,這就是我覺得要監督「如何調整」的地方,當民意代表只要看到漂亮數據就會滿意地走下質詢台時,我們要如何遏止這種上下交相賊的現象?

只是如果一個人做任何事永遠都不受到尊重,最後只會落得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心態,我們要做的應該是逼政府擬定改進期程、公布原始數據,然後接受公眾監督,這個方式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 http://join.gov.tw/openup/index 與政府資料開放平台 http://data.gov.tw/ 似乎有了一線曙光,這也是政府洗刷汙名的一個好機會,我們大家都在看。

政府一定會進步,只要人民站出來,還不用多,有些人天生對政治冷感,維基百科編寫人員可能也只占整個網路人口的5%,就已經超越過去公認最具權威的大英百科全書。

仇視一個族群,並不會使他們變好,逼他們進步,你才能從中獲得利益,尤其是對公部門來說。

 

後記:其實我是想為公務員辯護,卻又好像在婊他們,也許是我在職的時間不長,看的不夠透徹,但還是希望大家可以知道他們的一些價值、限制與問題。

 ※本文刊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 http://www.thenewslens.com/post/140824/

 

 

延伸閱讀

【社會議題】給我一個台灣人要關心國際新聞的理由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