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ld1_eu_cn    

國際新聞天高皇帝遠,每個國家的人民,各有各的語言、文化跟思想,即使文字相同的美國跟英國,或者台灣跟大陸,也因習慣用語不同,會有溝通上的落差。

那麼為什麼與外國人交涉,以及國與國之間的角力還要勞煩我們小老百姓?難道不能將這個重責大任,用選票交給自己屬意的政治人物嗎?

說完這句話我就心虛了,在我參與過的選舉中,會觸碰到外交議題的只有總統,也許立法委員會沾上一點邊,但不管選什麼還真沒有一次認真看完候選人的外交政見,因為不關心,只好將希望胡亂寄託在別人身上,其實這樣也就不能怪罪執政者會把我們帶去哪,因為這不是無力反駁,而是不知不覺。

前陣子EE提起國際原油的問題,我實在忍不住抗議,今天原油價格漲破每桶100美元,車子也不會突然識相地改喝水!

而且同樣是烏克蘭跟俄羅斯的恩恩怨怨,波斯金髮正妹就是比坦克迷彩的畫面賞心悅目,要是有機會到此一遊,接觸的也是當地的風土民情,除了偉大的戰地記者,誰會不長眼地衝去人家的前線體驗人生?

但我不知道的是,美國近年油頁岩開採技術進步,已經逐漸變成石油輸出國,再也不用大費周章的處理中東地區,又因石油以美元計價,讓她可以狠狠掐住俄羅斯的經濟命脈修理一番,現在全球都知道普丁很頭大,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?

如果一個國家太仰賴某一種技術或原料,而仰賴的目標又沒什麼主控權,下場就是別人明著按兵不動,背地裡火力全開,你都只能默默地挨悶棍。

回想幾年前的台灣政商,也許迫於無奈,也許見獵心喜,那時經濟全壓在大陸身上,似乎有種令人捏把冷汗的相似感。

如果你跟我一樣,不甚關心國際事務,卻天真地以為政治人物會包辦到好,那們我們所承擔的風險就是錯估情勢,因為無知,所以根本無法確認自己投下去的候選人是不是跟自己的立場同邊,說不定你正開心台灣終於走到亞投行的門口,而你的政治代理人卻在電視機前大張旗鼓的抗議反對。

我們不必當個資訊先行者,只要議題浮出檯面時,花點時間搞懂始末,後知後覺都來的及,那麼談到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﹝亞投行﹞時,就不會只是看到中共就發狂,支不支持都很好,民主國家一面倒的論證才有鬼,如果腦袋夠清醒,情緒夠穩定,反對的聲浪永遠是執行路上的緩衝道。

台灣並不是一個與世隔絕自給自足的原始島國,上面的朋友跟我們越走越近,左邊的敵人想盡辦法要解決我們,右邊的巨人在撥開沙漠裡的黃土後,正風塵僕僕地趕來重返亞太﹝註﹞;好在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台灣飽受威脅,看看別國怎麼被欺壓,又怎麼反擊,久而久之我們人民對於小國的生存之道會更有概念。

只要實行民主制度的一天,我們就必須知道政府正在從事的問題以及我們未能參與的事情,這樣才有力量走上街頭,或者至少在晚上睡覺前,不會帶著不可知的未來睡去;我們可以不喜歡沒興趣國際的「嚴肅」新聞,但就是不能不知道。

 

註:上面的朋友指的是日本,左邊的敵人指的是大陸,右邊的巨人指的是美國。

 

 

延伸閱讀

【社會議題】七年級離職公務員的矛盾自白 ─ 刊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

, 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