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戀中的人都希望當下得來不易的愛可以超越時空,連綿到永生。

那麼婚姻就是用來讓熱戀的兩個人回歸正常生活,否則持續亢奮下去,不僅不事生產,心臟一定衰竭。

七年之癢還沒到,我忍不住問了一個危險題:「哎,你下輩子還想跟我在一起嗎?」

「呸呸呸,才不要哩。」阿湯翻著白眼回我話。

1935094_1236011547293_848486_n  

聽到這個答案,心中的大石頭穩當當地落入地面,這世上真有人跟我的想法一樣,而他正是我的枕邊人,也難怪配我剛剛好而已。

地球之大,生物種類繁多,我怎麼知道下輩子會變什麼?搞不好作惡多端變成了螞蟻,對方卻依舊是高高在上的萬物之靈,他不要把我踩扁就謝天謝地了,難道可以辨別一隻螞蟻特別可愛而圈起來豢養?

不然兩人就得商量好一起行善一起作亂,起碼物種等級要一樣,不過這技術性太高,行善作亂計畫還沒分配好,大概就老了。

如果不考慮輪迴等第,單就同種人類來說,依照現代人晚婚的情況,讓你晚到40歲再遇到真命天子/女,配上比平均壽命再短一些的70歲,最後一刻還拿了婚姻優等獎畢業,聽著江蕙的「家後」特別有感覺,結果猛一算,人生一半的光陰都跟同一個人廝混,如果真有下輩子,能否給我一次與金城武邂逅的機會?

我承認你的面容也曾經壓倒性的勝過金城武,直到第一個寶寶出生,大家新手上路昏天暗地,最後只求吃飽睡好,那段日子簡直是齋戒沐浴。

好不容易寶寶睡去,趁著僅存的一點心血來潮趕緊湊過去,「老公,就剩我們兩個了。」

新手爸爸敵不過連日的睡眠不足,眼皮動也不動,嘴裡模糊的囈語,「不...只剩你一個了.....」。

說來這也是我們自己搞出來的,不來點震撼教育,沒辦法考驗堅貞的初衷,而且有了第一回合後,以為第二胎駕輕就熟,怎知產婦吐到沒有醫生敢接,迫使一個不信鬼神的人,也會合起掌來祈求心中的願望,儘管很大的原因在於,面對新生兒,不管第幾個,爸爸永遠是菜鳥,媽媽不能倒。

我沒有醒來前,你沒有闔眼過。

這次震撼教育打得你體無完膚,產婦沒有產後憂鬱,卻在兩犬爸爸身上爆開,我一邊處理每吃必大的新生兒,一邊拍拍男人的肩膀保證:「本人已經完全恢復,絕不再口吐白沫。」

夫妻就是不斷幫對方擦屁股,而後發現彼此的光輝。

加上人總是要失去,才懂得珍惜,那麼一開始就知道生命的終點會一併埋葬逝去的愛,也許更能清醒地不那麼意氣用事。

於是我開始接受有人每天洗個臉,老是把方圓五尺噴的像是剛滅完火一樣;或是好心分擔家務,上一秒買好濾水壺,下一秒就用菜瓜布刷的傷痕累累。

一切的鳥事累積到頂點後,我會拜託他說些他的豐功偉業,好讓我重新景仰一下。

何況車子的後照鏡一下斷右邊,一下碎左邊,始作俑者的我卻只要拍拍屁股下車「聲控」,三天後就能得到全新的面貌,自己也沒有好到哪。

生活的完美就是由許多片段的不完美拼湊而成,優點是留給外人歌功頌德的,你獲得的權利是窺探別人的隱私,而且這次包你一覽無遺。

愛不用分散到下輩子,集中火力搞定這次就好,以前不曾遇到,未來也不會再碰頭,我無法確保永世的忠貞不二,但我知道有一個理想的保存期限,就在這輩子。

未來不管是什麼生物,或者根本就沒有來生,我都會在這輩子記得與你發生過的大小事,好與不好今生限定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Google只能進不能出,大公司的黑洞現象

【我的劇本】主婦的逆襲

【我的劇本】美國,自由的苦力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