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4443  

小時候聽到柬埔寨這個國家,總是戲謔的用台語稱她「幾哺賽」(譯為:一坨屎),永遠分不清她跟緬甸、寮國的地理位置,在看完這本柬埔寨:被詛咒的國度,我的感想還真的是一坨屎,而且是嚴重拉肚子那種。

如果說北韓是長期鎖國不得其門而入,那麼柬埔寨就是門戶洞開無人理會。

在赤柬奪權之前,不管有沒有人警告,柬埔寨的重要性永遠排不上聯合國安理會的討論章程。

相較兩個國家,我突然覺得,北韓金氏政權很上進,他們認真地發展軍事,強大到全世界的人都怕他們做出奇怪的武器,其他產業也在改革中,只是大家長很兇,時常打罵他的子民。

柬埔寨就妙了,從盛極一時的吳哥王朝到本書停筆的2012年止,我都不知道他們在忙什麼,依據作者的所見所聞,人民的生活方式跟一千年前相仿,一千年前耶!對照我們這代熟悉的大陸歷史,那是宋朝第二個皇帝宋真宗時期。

如果貪污可以作為一件事來看待,好吧!他們十分熱衷此道 。

不過貪污各國都有,只是柬埔寨吃相很難看,人民住茅草屋,官員住洋房,有的大到像一座小型旅館;我們眼中喪盡天良的事,在柬埔寨比比皆是,像是世界糧食計畫署運米要給快餓死的兒童,也可以被官員拿去變賣現金中飽私囊,放任1/10的孩子活不過五歲;貪汙的概念還從小扎根,極少數可以上學的兒童每天都要賄絡老師,因為老師的薪水無法溫飽自己,更重要的,這費用要層層往上遞交,文組最熱門,目的是可以當官,以便撈回以前賄絡出去的銀兩,既然知識的發源之地都可以被染指,那麼醫院、法院任何有關社會福祉的機構就無一倖免了。

我猜最後一塊處女地只剩──家裡。

每年都有國際金援協助重建柬埔寨,最後總是不知去向,柬埔寨沒有什麼利益可以讓人覬覦,要軍事沒軍事,要經濟沒經濟,大夥兒純粹出於「道德」這種既高尚又薄弱的理念,至於為何國際社群願意一直被騙,我也很納悶,不能說柬埔寨的總理每次都有畫一個大餅給捐獻國,一兩次當作被倒會就算了,但自從1992年史上首見由聯合國接掌這個國家開始,到現在他們依舊被救援,救什麼名目都有,人權、基礎建設、政治、醫療....,就是沒看到一個起色的,一般我們所熟知的吳哥窟,也是由各國認養維護。

由於柬埔寨跟越南是世仇,兩國發展卻大相逕庭,作者提出起源文化的不同,越南師承中國,渴望受教育與追求成功,柬埔寨則是信仰上座部佛教,教人知足常富,屏棄社會地位拋開物慾,但泰國也流行這派教義,泰國現在可發達的呢!

或許更大的遺毒是來自令人聞之色變的赤柬(又稱紅色高棉),那段黑暗時期,讓大家習慣裝聾作啞,唯有這樣才能倖免於難,因為太過傷痛,更因為背負了道德上的譴責,這點跟北韓一樣,為了生存,漠視旁人的苦難,有時甚至是落井下石,搶奪一個飢餓瀕死的人的食物、告發無辜的人作為留命的交換。

在看這本書之前,孤陋寡聞的我其實不知道有這號鼎鼎大名的政權,可見我有多不關心這坨屎,赤柬時代是少數沒在貪污的日子,非不為也,是不能也,因為整天都在殺人,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被作掉,我沒發現什麼勞改營,教化對他們來說可能是無效的,直接去除比較快,有位法國學者形容這是「自我屠殺」,歷史上幾個有名的大屠殺事件,都是某一個族群想滅掉另一個族群,只有赤柬看自己人不爽。

赤柬倒台後,在位者並沒有特別珍惜他的子民,只是從消滅轉為自生自滅,偶而摻點重口味的掠奪,前述提到的國際救援,在赤柬後不斷進駐,但作者語帶批評,直指救援者怕失業所以一再縱容無法兌現的目標,何況這些慈善團體很多都待過北韓,在平壤他們備受監視與約束,換到金邊感覺特別自由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只要不礙到官員財路,沒人管你,如同赤柬時代,柬埔寨忙著對自己人不爽,對外國人沒什麼興趣。

所有的不公不義都是政府的傑作,卻從沒受過任何的制裁,要申訴請找國際組織,肚子餓請找國際組織,生病請找國際組織,土地爭議還是找國際組織,政府的功能停滯在吳哥王朝的年代──造橋鋪路、建蓄水池,就像一對吸毒的父母虐待自己的小孩,社會極盡可能的想救孩子卻困難重重,旁人只能恨的牙癢癢。

作者筆下的柬埔寨人對這些歪七扭八的事情不甚關心,他們只想不被打擾,因為每次的改變都落得橫屍遍野的下場,歷史強化了個人主義卻也使得他們繼續餓肚子、漠視正義踐踏人權。

赤柬是他們的底限,相較之下,現在的生活真的很宜人,知足常富推到極致的表現,大概就是這樣了。

本書不適合夜晚翻閱,我總覺得比鬼故事還要令人毛骨悚然,隨便一頁都是滿目瘡痍的負面案例,一個外國人把別人國家的近代史寫成貪汙大全,我懷疑的心油然而生,但柬埔寨的資料就像開頭所說的,沒什麼人關心,吳哥窟和赤柬就是他們的全部了。

後來上Amazon看了一些讀者評論,不少人覺得作者太過悲觀,有些在當地居住過一段日子的人說,這會導致讀者認為柬埔寨終將通往絕望之境,如果沒有看到這些評論,我的確是這樣被說服了。

就如同看完北韓──我們最幸福的感覺一樣,世界上千奇百怪的情況都有,我已經逐漸不會因為無能為力而自責,只求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接受他們,那些苦難並不會讓我追求物慾時有罪惡感,但往往提供了一個物慾鬆綁的調節器,這會讓我快活好一陣子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陶冶性情】北韓─我們最幸福 

【社會議題】給我一個台灣人要關心國際新聞的理由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