矽谷的創業舉世聞名!

不過這些消息都離我很遠,我也忙著在創業,而且兩家公司並行,目前正如火如荼地攪亂我的生活,沒錯!就是那兩隻小犬。

因此正統的創新公司真正切入我的生活時,大概已經在報章雜誌上炸開來了。

星期六中午吃完飯,阿湯跟我說他在Craglist上賣了一支手機,待會要去跟買主面交。

Craglist是美國著名的分類廣告網站,平常我們只用來當作二手物品買賣平台,什麼都能賣,而且達成率還蠻高的,由於註冊門檻低,沒有任何的保障,買賣雙方談好就成交,所以也吸引很多奇奇怪怪的人,基於安全理由,通常我跟小犬們都不會跟著去交易。

這是我們第二次賣二手手機,第一次是賣給老墨,是個年輕小夥子,車裡一個娃娃還載著一個孕婦。

交貨時,從外套掏出的現金不夠,還走到後車箱去翻找,好在有讓他找到鈔票,銀貨兩訖簡單道別後就立刻閃人。

我們想,這次戲碼應該差不多,只是想不通,怎麼會有人願意買這爛手機,以投資報酬率來說,買一個新手機過兩年後再賣掉,其實沒差多少錢,而且還是在Craglist上這種高風險的網站買,這要不數學太差,就是涉世未深,或是更糟,太過貧窮完全買不起全新手機。

總之,我們非常自以為是地胡亂下結論。

一個小時後,阿湯終於回來了,一度我還擔心他是不是被架走、綁走這種可怕想法。

「今天賣手機超新奇的。」阿湯眉飛色舞的說著,「對方是一個白人大嬸,問我為啥不要這支手機,我說我買新的了,她說他們是一家Startup,下星期五要測試新App,所以到處收購,看看市面上各個品牌型號的手機是否能正常運作他們的產品。」

「哈哈哈,我們還猜人家買不起新手機,結果竟然是Startup要用的測試機。」我想起之前的對話,真是愚蠢至極。

「而且,他們前陣子A Round Funding,拿到500萬美金的創業基金,她說今年12月還會有另一筆進來。」阿湯的眼神逐漸變得深邃,「這CEO已經創過兩家公司都賣給大公司了,應該很有名,所以才會產品還沒做出來就拿到這些錢。」

「那到底是在做什麼的?」我想著換算成台幣是超過一億五千萬的金額,好奇心完全發作。

「人家公司現在還在秘密進行(stealth mode),不能透露太多細節。」

「不能講太多,那你還那麼久?」

「因為後來有另一位工程師加入我們的談話,跟大嬸一起來的,我們整個聊開,原本要請我去喝咖啡,我怕你擔心,就回來了。」

賣個二手手機也能遇到創業公司,如果不是萬中選一,那就真的是雨後春筍,不過之前早就聽聞阿湯的朋友說,在哪個咖啡廳還是哪個偶然的場合,遇到創業人士。

這是我第一次近身接觸矽谷的創業,它讓我想到台灣的一種行業,你在路上隨便抓人來問:「你做啥的?」

「我在搞Startup。」矽谷說法。

「我在做餐飲。」台灣說法。(諸如早餐店、咖啡廳、小吃攤、飲料吧.....的通稱)

一樣不分年齡、性別、種族,什麼人都在做Startup/餐飲。

兩者發展卻大相逕庭,過去我以為矽谷這麼蓬勃發展是因為它是科技產業,解決了人類生活上的問題及不便,但餐飲不是更重要嗎?每人一天至少要吃個三餐,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

規模!規模!就是規模!

當然創業的關鍵不只一項,但規模絕對擠進前五名。

矽谷的市場是全世界,產品只要成功推出去,公司被大公司相中或直接上市,每一個員工都會變暴發戶。

餐飲的侷限性大,雖然台灣美食已經聞名遐邇,但大多只能在台灣賣,目前做到跨國的也只有85度C,加上各國、各地甚至個人飲食的習慣不同,一種食物要讓過半的地球人人手一盤實在是天方夜譚,最著名的麥當勞幾乎全球設點,卻也依照當地民情多所調整。

以前還在台灣時,最喜歡到巷弄裡的文化咖啡館泡上個半天,我也孜孜竊喜,這些特色店家雖然還不到多如牛毛的地步,但走出門絕不怕方圓百里只有一家龍門客棧。

這個產業深刻補足我年少輕狂的心靈空缺,只是在我的生命中,最長也只有10年的保存期限,一旦孩子出生,我將過渡到親子餐廳,接下來老人茶聚會。

即使它們從不把我拒於門外,我卻無法再帶著斑白的鬢髮重回熟悉的角落,然而我會交棒給我的孩子們,希望未來他們也能坐在相同的地方,感受一個作為文青的氣息。

儘管我知道,這樣的產業撐不起台灣長遠的未來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「我才沒那個美國時間!」這下真的有了

【我的劇本】旅美婦人英文一定強?! 

【我的劇本】下一站,世界的角落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