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旅行,我從不做功課,不管是跟團或幾個朋友相約,甚至是一個人出國,只要確定有地方住就出發了。

好在我有一個優點,不管別人眼裡的行程有多爛,我總是非常享受每一次的出遊,因為未知,所以驚奇。

最誇張的一次是,自己第一次踏進美國,跟未曾謀面的網友在當地碰面,玩了三天兩夜的大峽谷跟Las vegas,最後一天坐了四小時的車程回到借住美國朋友的家,結果晚上朋友跟我說:「哎!明天我要跟其他人去Las vegas,你也一起來吧!」

我本人才剛從那裏回來耶,現在不到15個小時,又要舊地重遊,真是美國時間太多了我.......

而且到異鄉,我非常相信當地招待的朋友,如果有心捉弄,我會立刻上鉤,還好自始至終只遇過一次,對方要我下車到前方30公尺的大樹繞三圈,我不疑有他,打開車門一腳都踏進水泥地要起身了,突然被喝止:「這種鬼話你也信,樹下有什麼,回來啦!」

現在捉弄我的那個人變成一隻工蜂,忙著養兩隻小犬及「野馬天使」。

出來混,遲早要還的。

這種迷航之旅很容易錯過著名景點,卻也無拘無束多了更多稀奇古怪的經驗。

當了媽之後,領著一個飢餓不能等,冷熱不能忍的龜速部隊,迷航的浪漫不再,哪裡有餐廳可以吃,哪裡有陰涼處可以歇歇腳.....,每一個環節逐漸堆砌起一張張旅遊密技。

最奇妙的是,幾次興沖沖地跟著其他家庭,規劃以「爸媽」為主的遊樂行程,想著各家孩子可以聯合起來在一旁自得其樂,卻因環境對孩子不友善,讓他們索然無味,進一步導致爸媽自己也玩得不盡興。

莫非我們落入了被孩子綁架的犧牲型父母?

接下來的旅行,我細細地觀察,不管是無限迴圈的無聊浪花,或是地上再也看不起眼的暗黑昆蟲,就是一顆大石頭擲入我世故的心湖也泛不起漣漪,卻因孩子們發亮的眼睛、興奮地揮舞短胖的小手,重新喚回我對這個世界的嚮往,那時我明白了一件事:

我從沒犧牲過,而孩子正一點一滴拼湊著破碎已久的簡單快樂。

第一次森林火車,迫不及待地告訴他,這個沒屋頂的嘟嘟火車會噴出一朵朵綿密的白雲,大樹的影子還會不停地在臉上作畫,我說得越起勁,越把自己帶回孩提童年的歡樂時光,震耳欲聾的氣笛聲跟二十多年前一模一樣,孩子摀著耳朵興奮地笑著,也跟二十多年前的我一模一樣。

IMG_6985_1  

人生難得重回第一次的美好,而且這次你會獲得百分之百,甚至是出乎意料的共鳴。

也因為孩子的這張金牌,讓一個三十二歲老大不小的婦人跨坐在旋轉木馬上,完全沒有違和感,上上下下的韻律乘著微風,我也曾經這麼容易滿足過。

螞蟻搬葉子也能花上十來分鐘輕聲尾隨,只為看看牠住的大宅院,不必背負幼稚詭異的重擔,我正陪著孩子以及二十年前的那個小女孩感受人生的每一步驚奇。

現在的每一次出遊,我再不能無視孩子的需求,因為好玩的定義逐漸被年齡的增長消磨殆盡,但只要依循孩子的笑容,總是能通往粉紅泡泡的歡樂世界。

爸媽自己的獨樂樂已經敵不過跟著孩子一起的眾樂樂,我寧願領著這個龜速部隊,一步一步慢慢地享樂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下一站,世界的角落 

【我的劇本】「我才沒那個美國時間!」這下真的有了 

【周遊列城】美國渡假村Terranea Resort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