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紓壓的方式很大一部分是用「講話」來排解,但真正說實話的辣椒人卻沒幾個生存的下來。

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上夜店,是我研究所二年級,老妹去夜店能有什麼看頭,加上穿高跟鞋會摔得鼻青臉腫,那天我一身白衣運動服加球鞋,再拿個網球拍就可以去打溫布頓了。

「夜店黑嘛嘛,穿什麼根本不重要,你看我還不是超多人搭訕的。」我得意地跟辣椒人回報,覺得這差異化策略一級棒。

「在裡面(夜店)只要是XX染色體,都會被搭訕吧!」辣椒人打著電腦冷冷地說。

當下我用「意念法」撲到他身上大口大口吸吮著頸部噴發的鮮血,就差沒真的付出行動!

現在我翻出那次夜店的裝扮,發現竟然跟我去跳飛行傘穿的一樣,真不知當時哪來的神勇,對照辣椒人的解析,真是無比的睿智啊。

1842511783  

久了之後,我逐漸對這種一方面讓你七竅生煙,一方面讓你膜拜景仰的辣椒人深深著迷,每當遇到人生疑難或沾沾自喜之忘我時,總要請他們出場拉拔鞭策自己,大概是一種口頭式的格雷依附概念。

第一段感情結束後,難得有一個人的空白時光,我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書跟電影,講出來的話越來越無法跟常人接軌,為此朋友還特地幫我安了個稱號「手中握不住的光芒」。

我戲謔地將這個緣由轉述給辣椒群聽,才剛說完稱號,立刻有人插嘴:「啊?螢火蟲啊。」文青咖啡館立刻變成生態科博館。

另一個稱號「智慧馬」下場更慘,明明就是我用頭腦辛勤作工換來的加冕,某一天我暗示了辣椒群,只見他們點頭如搗蒜:「我懂!我懂!」這次終於要獲得認同了我心想,結果下一句:「算命仙都說缺什麼就要叫什麼。」

再一次,意念吸血大法重新上演。

這些人是派來收服我的吧!千萬別離開我的人生啊!

步入禮堂後,我以跳級生的速度轉換身分,人妻當了十個月孩子就呱呱墜地,每天除了柴米油鹽,更有屎尿攻擊,我看著老公的臉越來越起不了動念,趕緊請出辣椒群開釋。

「哎,我覺得老公沒有像以前那樣愛我了。」

「你也長得不像以前那樣啊。」辣椒人聳聳肩,一副化學反應不可逆的結論。

要不是我生性樂觀,賀爾蒙也沒有亂噴,這是逼我產後憂鬱嗎?

不過現在回頭看,還好有他們惡意提醒,我沒有繼續胡亂地燃燒自己,鏡子不再只有人影的穿越,而是重新有我身影的駐留。

辣椒群人如其名,吃了會拉,不吃會哈!

自婚前到現在兩個孩子的媽,如果我有那麼一丁點豁達的成長或者更加勇敢地面對一切,那一定要歸功他們總是給我最體無完膚的人性洞察。

這種朋友可遇不可求,下次遇到,千萬要巴著他們大腿,別輕易讓他們溜了!

(明明就是自己有被虐傾向,真爽......)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當媽的行前訓練:懷孕變形產後走針 

【我的劇本】下輩子可以不要再當情人嗎? 

【我的劇本】千古不傳的近視秘方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 ,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