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謝閱覽,也請多多指教
lyf526@gmail.com

事發近一個禮拜了,我終於重回母親的角色。

上個星期天一如往常的假日午後,我在樓下摺衣服,兄弟倆剛睡醒,不久聽到Owain大哭,這沒什麼好稀奇的,弟弟當肉墊也不是第一天了,接著聽到老公大叫,我三步併兩步,嘴裡還說著:「怎麼了?有事好好說。」

衝進房間時,我卻崩潰了...牆壁、門上、地毯,弟弟所到之處全是血,「你到底做了什麼!」我對Devin哭喊著。

匆匆拿了保險卡,火速前往急診室,原本想請朋友把Devin帶走,但覺得應該要讓他參與弟弟的急救過程,結果卻讓我更傷心,發生這種大事了,Devin依舊藏不住他的好奇心,在醫院裡四處探索東張西望。

弟弟去照X光時,Devin在候診間開始研究桌上的檯燈,正準備要動開關時,我忍不住了。

「你就不能好好坐著嗎?你是還想出去玩嗎?」

「想。」Devin點點頭。

他的肯定句著實傷透我的心,我失望地說:「你不想在醫院陪弟弟?」

「不想。」

如果這兩句是前後調換,我所相信的世界就不會因此崩壞,然而他就連我對他的最後一點信心也要拿走。

手術進行中,我們盯著全身麻醉的弟弟問他:「你關門把弟弟的手夾壞了,回家跟他說『對不起』好嗎?」

「不要。」

自此我不知道什麼叫原諒,什麼叫包容,我只看到一個...魔鬼。

對照甦醒後的弟弟,他摸摸層層包住的大拇哥,笑笑地對我說:「媽媽,火箭..我的..火箭。」,好久我都說不出一句話。

IMG_2098

從小到大我是這麼的挺Devin,知道Owain白白胖胖又聽話,外人相對喜歡,所以加倍心力放在Devin身上,知道他好動,所以不時找空間讓他跑跳,知道他好奇,所以常常安排外出探險,並試著了解他每個不合常規背後的原因,甚至在兄弟打鬧時,要弟弟堅強一點,不要動不動就哭哭啼啼。

關門這件事已經不知道被我們處罰過多少次了,罵也罵了、站也站了、還有打屁股、沒收玩具,有什麼方法沒用過?只要被我們看到,就一定會處罰,結果意外還是發生了,難道只能24小時緊迫盯人的看管著才能防止一切傷害嗎?

我提不起愛Devin的心,至少在事發的前幾天,要不是姊姊、朋友跟老公一再地耳提面命,千萬別為了這事對他有成見,我真的聽不見他講話,看不見他身影,曾經我們是放學就要抱抱,出門再見就要親親這麼的要好。

正當我要逼著自己好好面對他時,學校的事故單出現了,整整十個多月,許久未見,那是孩子在學校行為不良、傷害他人、老師難以掌控時會出現的單子,過去有段時間,Devin在家處罰的越多,單子也領的越多,似乎只要你不懂我,我就更無極限的挑戰權威。

我心中吶喊著:Devin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其實我也沒辦法假裝看不見Devin的眼神透露:媽媽妳怎麼變了?誰在逼誰...誰又傷害了誰...

曾經我請扮黑臉的老公,暫時卸下教養的擔子,讓我一步一步敲開他的心房,有了信任才有轉機。

曾經我寫了頭頭是道,孩子的同理心並非與生俱來,尤其是小男生,很多到了小學還認為九大行星繞著他公轉,他們的目的不是要傷害別人,只是堅定著要達成目標。

一直到Owain受傷,任何的道理我充耳不聞,只是強加世道的價值觀在一個三歲多的孩子上,「懺悔!你為什麼不懺悔!」我變成了一個發狂的母親,只要誰還敢動我的孩子一根寒毛,我就跟他拼命!然而我拼命的對象也正是我另一個孩子。

這些天我在每個夜裡醒來,看著Devin熟睡的臉龐,細數著今天我做了多少殘忍的對待,甩開他的手、別過我的臉...

我不知道怎麼恢復理智的,也許時間是最好的解藥,只是後來發現,原諒了自己,才放過了Devin;孩子受傷,父母責無旁貸,我無法接受孩子在自己的地盤上受到這麼大的傷害,於是嚴加撻伐肇事者,好讓自己的大意獲得紓解。

一個是皮肉外傷,一個是內心創傷,兩個都應該避免。

「對不起。」是我唯一想對他們說的話。

IMG_2144

 

延伸閱讀

【稚兒痞趣】兄弟口水戰 

【稚兒痞趣】偏心,讓你們更茁壯 

【稚兒痞趣】硬漢心事誰人知?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克莉絲汀
  • 秀秀~弟弟的手指頭還好嗎?
    我想哥哥的內心應該也受傷了....
    兩敗會俱傷,還好媽媽也想通了,我們也是當媽媽之後才學習當媽媽的~
  • 最艱困的日子過去了,當初指甲整片脫落,一根小小的指頭逢了六針,醫生還說有10%的機率長不出指甲,現在看來都沒關係了,要真的沒指甲剛好不用剪,省卻麻煩
    他們兄弟其實沒事,兩個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,是媽媽自己繞不出去,現在繞出去了,開始後悔,意外大家都不願意發生,發生了就應該防止傷害擴大,我們要彼此勉勵,互相提醒

    野馬天使 於 2015/10/20 05:37 回覆

  • AY
  • 我家也是兩男生. 大的靜而倔強, 小的鬧而更倔強. 他們也常打架, 哥哥都只會對弟弟下重手. 趁我們看不見狠狠的弄弟弟. 其實... 以前大寶是媽媽唯一的最愛, 後來弟弟來了. 本來媽媽可以抱他, 可是要抱弟弟, 他只能走路拉衣角. 弟弟一出生就有哥哥了. 哥哥一出生就是唯一的寶, 然後弟弟來了就不再是了. 我覺得對哥哥很歸咎. 我能體會哥哥的傷心. 所以不要罵他, 偶爾和他單獨約會看場電影.
  • 「只會對弟弟下重手」,真的!對別人家的弟弟妹妹倒是很愛護,我跟哥哥有革命情感,所以這次特別的氣,我很喜歡跟他兩人的小約會,一直以為很懂他很能體會他的心,其實也只是沒遇到重大事件,倒是平常兇巴巴的爸爸在這次發揮了關鍵作用,安定全家人的心,也一再點出我的問題

    野馬天使 於 2015/10/20 06:2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