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宴

「你真的知道我是誰嗎?」

交往前我不斷地反問他,以便確認過去有過交集卻總是空白的六年是一個真實的存在;從看不上眼到望穿秋水,找不出泛起漣漪的破綻,已止不住一圈一圈的散開來。

這樣的問句其實也道盡了自己的惶恐,九年的初戀,慘烈的情傷,兩年過去了,我還在奮力地尋求一個救贖,每天朝九晚五窩在學校的行政單位,一邊準備國家考試,一邊吹熄一根根曾經熱血沸騰的夢想燭光,對照同學們在業界裡衝鋒陷陣,我不確定這樣糟糕的人生是不是真的他想要的。

「每一個過往造就了現在的你,才有我們在一起的理由。」他的開場白,我們的開始。

曾經以愛為名主導了一切,明知是一個危險的未來,卻仍舊不斷的向前走,非得要經過時間的淬煉,傷痕的洗禮,才會懂得唯一能讓粉紅泡泡不致幻滅的是厚實的依靠。

現在我已經不記得決定披上嫁紗時,在閨密面前朗誦過什麼長篇大論,也許是時間到了、工作穩定了、三姑六婆逼著了都抵不過一個「安全感」。

會場

婚後我認份的洗手做羹湯,婚姻嘛,總是會有所犧牲,不管男女雙方都一樣,只是犧牲越多,越會成為婚姻關係裡的弱勢者,這種情況在有第一個孩子時還沒那麼明顯,當時我只覺得少女轉為少婦最大的關卡竟然只是睡不飽,不過生理時鐘的調整就像轉齒輪一樣,撥個幾圈就好了。

直到第二個孩子出世,我越來越迷惘手裡的奶嘴尿布,三年來購物清單上全是矮矮胖胖的可愛圖案,當初自認手裡握了一副好牌,如今卻一張一張變成了主婦悲情牌,悠閒的育兒生活,歡樂的奶娃陪伴,然而我呢?我到底在哪裡?他們終究會長大,等到他們獨當一面的一天,我是否還能獨當一面的自在生活?

婚姻不應該是犧牲,拼回原來的自己, 它就只是人生某一階段的成長,就像嬰兒到小孩,小孩到青少年再到成人,每一個轉換都有陣痛期,小時候我們都殷殷企盼著:「長大就可以...」、「只要我長大我就要...」,等到真的過渡到下一個旅程,偶而又會回過頭興嘆,長大一點也不好玩,但沒有人後悔長大過,因為長大我們才有能力支配更寬廣的人生。

婚姻是唯一有可能後悔的歷程,但它也是唯一一個提供退場的機制,建立婚姻的劇變不亞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,我們都在奮力地找尋一個適合自己的生存方式,再怎麼鍛鍊成熟的心智,都不能把自我全然地交出去。

我深愛著家裡的大小男人們,但我更愛自己帶著笑容歡欣地奔向他們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下輩子可以不要再當情人嗎? 

【我的劇本】Google只能進不能出,大公司的黑洞現象 

【我的劇本】下一站,世界的角落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