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605

車諾比,核爆的代名詞。

戰鬥民族從不缺英雄,他們站上爐心熔毀的反應爐屋頂,潛入被水淹沒的反應爐地下室,在機器都失靈的地方,唯有他們也只剩他們以肉身記錄著前所未有的人體物理反應。

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車諾比四號反應爐爆炸,成為了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爆災害,大量的輻射物質在廣闊的上空蔓延開來,這個年份附近出生的嬰兒目前正值壯年,剛好就是我們這一批忙著生育下一代的新手爸媽們。

這些輻射物質也許沒有擴及到台灣,所以我的身體不會「發光」,我也沒有生出一頭怪物來,車諾比對我來說,就是一個遙遠的國度發生了人類空前絕後的謎團,輻射與畸形兒是一團迷霧中,我們所能掌握的線索。

當時的國家蘇聯早已不存在,所有該被攤開來討論的議題過去列為機密,現在埋入了歷史,考古學家沒辦法東挖西掘的拼湊真相,這裡禁止所有開挖的行動,而且我們還要一層一層用最堅固的石棺死死的封住它。

在那一段無法忘懷的記憶,沒有一個居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爆炸後的第二天早上,左鄰右舍的孩子們騎著腳踏車相約去看藍色的火焰,回家後正常的吃喝拉撒,倫琴、西弗這類的輻射劑量單位還沒出現在他們的字典中;三十年後的今天,我用電腦敲個幾下,就有成千上萬的解釋名詞,但不管看了幾遍依然過目就忘,什麼離子、電子、光子...任何的「子」跟外星人沒有兩樣,總之最好不要出現在人體,因為不是用在醫學上,就是出現在死亡中。

居民收到政府的指令:帶著身分證件即刻撤離家園!他們以為只要幾天就可以回家,結果這一別竟是永別,撤離的規格等同戰時,裝甲車、軍人不斷進駐,就在晴空萬里風平浪靜的村子裡,沒有人告訴他們到底為什麼。

敵人是誰?不知道,英勇的士兵追殺的是一隻隻馴化過的寵物們。

投降可以嗎?沒辦法,輻射沒有仁義道德,只曉得拼命往前衝。

離開了隔離區,這批來自車諾比的人卻被人群隔離,人們總是驚呼:「你是從車諾比來的!」接著不管是跳起來、彈起來,即使只有三步之遙都希望盡可能擋掉可怕的傳說穿透到他們身上。

「我還有孩子,我真的不能讓你們進到家門來。」住在非汙染區的姊姊對著逃出來的妹妹哭著,妹妹牽著一家大小回到車站,不知道往哪去,也沒有地方可以去。

所有自然的一切都變了調,黑色的雨、綠色的水、橘色的樹...就像他們的下一代,是一種不該存續的罪孽。

核能是人類近代史上最偉大的能量發現,透過轉換,可以以小搏大釋放出巨大成果,不管是用來發電或是製造炸彈;我們總是覺得自己可以勝任對原子的控制,但核災很像是玩火自焚,不像炸彈本來就是用來殺人,自世界建造第一座生產電力的反應爐至今不過65年的歷史,記錄在維基百科上的核災,高於可容許的輻射汙染就有12件,也就是平均五年多就會發生一次核災。

在看這本書時,意外發現核能流言終結者的網站,該網站非常理性且詳述核能的各種面向,並針對史上重大核災加以說明,大部分都指向人為操作疏失,因此只要人類夠專業夠機警,最重要的是夠誠實,這些災害都可以免除。奇怪的是卻無法說服我對核電廠的信心,如果都是人禍,為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再發生?是我們冥頑不靈,還是每一次的意外都新到我們不知道如何處理?

然而電力帶給生活上的便利,已經讓大家回不去晚上點蠟燭,夏天搖涼扇的時代,更不用說洗衣機、冰箱以及當今最讓人無法自拔的3C產品,我不會反核,卻也害怕反應爐,還時時刻刻期待著再生能源,我處在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能且戰且走的現代人,就像抽菸會引發肺癌,吃烤肉會得大腸癌,喝酒也會有肝癌,不管怎麼宣傳,總是有人不聽勸告,因為他們曾經享受其中,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發病。

我們賭的就是這個機率,與它對抗的,正是一種輕飄飄爽爽過的生活型態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陶冶性情】柬埔寨 ─ 被詛咒的國度

【陶冶性情】救救正常人 ─ 失控的精神醫學 

【陶冶性情】教育不是我想的那樣,「異數」的震撼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