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小孩出生後,我就再也沒有呈現過大字形的睡姿,一夜好眠,一覺到天亮都不是我能擁有的權利,最近全家人的床位終於在每個正確的碼頭停靠,結束了四年多一片迷航的狀態。

回首第一個小孩出世,當時我們租的公寓只有一間臥室,小孩分房睡的理念非常盛行,依照第一胎照書養的規則,我不接受任何的說情,每個晚上新手爸媽就抱著睡袋到客廳打地舖,我就在餵奶與安撫中來回踱步。

P1060305

這樣的路程,越走越憤慨!寶寶就是會哭,抱起來就會好些,我就是達不到書中的境界,最後逼得我留在房間,兒子成功奪走媽媽,新婚夫妻的纏綿,婚後不到一年就此中斷,帶著深深的怨念,我把嬰兒床推到離床鋪最遠的地方,偶而累了,怒了,就放任寶寶自己在嬰兒床上哭天搶地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堆積滿滿的歉意,默默的把嬰兒床拉回床邊,並把一邊的床欄拆掉,我跟寶寶再也沒有距離。

那時剛來美國不到一年,人生地不熟也不會開車,一整天下來除了寶寶對我咿咿呀呀,我就再也聽不到其他「人聲」,每天放風的路線,就是走在交流道延伸出去的公路上,寶短暫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只有車子,我總是想:「也許他會以為自己是一台車子吧。」

突然一種相依為命的情感湧上心頭,我質問自己為何到了夜晚就急著與他切割。

IMG_3267

不再執著分開睡的目標後,寶寶的哭聲變得不那麼煩心,轉而像是在和我說話,幾次我聽不出他到底要講什麼,竟能心平氣和地對他說:「你在訓練肺活量嗎?記得要休息喔。」

即使後來搬到有兩間臥室的房子,一家三口依然很自動的收納到同一個房間內,還擠在一張加大型單人床外加一張嬰兒床上。

這樣的光景,隨著弟弟出生後,正式進入夫妻分房的混亂期,新生兒睡過夜前是屬於媽媽的,等到弟弟的哭聲終於忍到天明的那一刻響起,家裡的床位開始玩起皇帝寵幸的遊戲,每晚夫妻倆都在翻牌子,後宮鮮肉永遠只有兩名,不是哥哥就是弟弟。

弟弟一歲後為了增進與哥哥的情感,我開始把弟弟從主臥室帶回正確的小孩房,兩個小毛頭湊在一起,不是鬧就是玩,入睡的時間加長了,而且為了鎮住他們,我幾乎都留在小孩房讓老公獨守空閨(不過此時獨守空閨對他來說是大放送!),但我還是不放棄,因為他們越來越常牽著手睡覺,最後在夜裡起來尋找彼此,不再哭著要媽媽,這時我知道我該離開了。

IMG_2046

IMG_0692

「哎,老伴,過去一點,我回來啦!」

「你太大膽了,他們半夜起來看不到大人會哭吧。」

「哭了再說。」

到現在快一個月了,我一夜好眠,每天早上都是被小兄弟的笑聲吵醒,他們總是迫不及待地醒來跟對方又打又鬧,又吵又玩,有時天還沒亮,六點半就開始窸窸窣窣。

寫下這篇時,細數這些日子,驚覺怎麼五根手指頭用不完,才四年多他們就不再與我相擁而眠,對照那段急著分房睡的過程更令我遺憾,偶而貪戀擠在他倆中間的幸褔感,但互道一聲晚安,深深的一吻後,我會告訴自己,我該停泊的港口是在老伴的那一頭。

朋友曾說:「孩子出生後,就在學習怎麼離開我們。」現在我更有一種感覺:在他們笑著離開時,我要學著寄予滿滿的祝福──放手。

IMG_9870

 

延伸閱讀

【稚兒痞趣】孩子的第一次外宿,別想起媽媽 

【我的劇本】從少女的迷航之旅到少婦的童趣之遊 

【我的劇本】當媽的行前訓練:懷孕變形產後走針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