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2346

就寢前Devin總是對他各式各樣的建構式玩具難分難捨,某天晚上,在我倒數五分鐘失效後,關掉遊戲間的燈,帶著Owain回房間鋪床。

想當然爾,Devin開始傳出震耳欲聾的哭喊,這時Owain的胖臉湊到我的面前說:「媽媽,哥哥放聲大哭。」

我噗哧笑了出來:「對對對,放聲大哭。」想不起到底是誰教他這種文謅謅的說法。

安頓好弟弟,我回去找哥哥,答應讓他完成最後步驟,他也非常爽快,拚好立刻跟我回房間。

短短的幾步路換哥哥問起了文謅謅的用詞:「媽媽,『氣派、氣派』是什麼東西?」

「就是很厲害,很棒,別人看了會『哇』這樣。」這對小兄弟今天是吃錯藥嗎?哪來這麼多超齡的用詞,「你在哪聽到『氣派』的啊?」

「上誼文化...媽媽媽媽,我拚的帆船很氣派吧!」

硬是要現學現賣,中間咕噥什麼我聽不清楚,但謎底終於解開,就是最近他們非常熱愛的一套有聲書,無時無刻都能聊起一段劇情來。

(關於有聲書的分享,詳見【小童讀物】用心「聽」故事

IMG_2024

語言學習是透過各種情境揣摩而成,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會互相提醒注意自己的言行,因為孩子無時無刻都在密切收看。

老大尚未出生前,我看到某一派說法,教爸媽以正確的用辭代替過去的疊字,好比說「車子」,而不用「車車」,省去他們重複學習同一件東西,我覺得蠻有道理的,也不花力氣,原本以為可能會犧牲一點「可愛度」,但後來發現只要配上他們的童音,其實差別不大。

等到Devin出生了,我又看到有文章說,胡適文學造詣高詩詞優美,是因為從小媽媽在他耳邊讀詩給他聽,於是原本不愛唐詩宋詞的我,硬是背了三百首在Devin耳邊魔音傳腦,一個月、兩個月...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如今快五歲了,我從沒聽他說過一句詩詞裡的話,而我自己除了熟記幾首特別「有感覺」的詩,其他全部忘光光。

不若阿湯,跟他聊一些社會現象,偶而就會冒出一兩句文言文,我老是抗議別說些外星語,但每次經過他的解說,我就再也忘不了,還常常驚嘆古人的優雅。

其中最讓我誠心佩服的是,Owain出生後,公公幫他下了一個「潤」字的中文名,阿湯非常喜歡,覺得這個字太符合弟弟了,因為他就像杜甫讚嘆春雨一樣「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」,從懷孕到出生,近乎沒有存在地來到我們身邊,卻又時時刻刻讓我們有溫馨滿盈的幸褔感。

一直到現在,我無法找到比這更美的境界來描述Owain這孩子,唯有杜甫。

FullSizeRender (10)

這下我完全明白了,我們對於孩子在文學上的期待,不管是作文或是英文甚至是第二外語,要是缺乏現實生活的連結,他們就只能維持最基本的堪用程度,因為這是他們與一般日常生活所能擦出僅有的火花的結果。

難怪親子共讀時間,每當他們對內容的投射程度越深,疑問也跟著排山倒海,「什麼是『多麼』?」、「『一點也不假』是真的還是假的?」、「『白日夢』是睡著了嗎?」...用他們能夠理解的語言解釋後,接下來的幾天就常常聽到他們反覆應用在對話裡,比起我魔音唐詩傳千里的效果好上一百倍!

我們都希望孩子知書達禮出口成章,在他們學習表達自己與他人溝通的起始點,得先透過我們帶著他們「暢遊」每一本通往外邊天光的書扉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小童讀物】英文繪本(三)友情、夢想家園 

【稚兒痞趣】開卷有益......嗎? 

【稚兒痞趣】成癮的萬惡是「行為」,而不是奶嘴、電視跟糖果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, , , , , , ,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