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媽媽!弟弟吃玩具,我不要玩具油油的啦....」Devin哀聲求救中。

嚴格來說,應該是已經"教訓"完弟弟,不受教的弟弟因為滿頭包也哭倒一旁。

這一場長達半年的口水戰,歷經四種方法,最後竟然是一句話消弭了歧見。

家家酒的遊戲,在弟弟像旗子一樣,插到哪,就定在哪的時期,可謂是一片祥和,哥哥總是準備一地澎拜的酒菜"供俸"著,自從弟弟爬出成功的第一步後,家裡無時無刻任何角落都在激戰;但我不希望為了安寧,把哥哥叫去房間,或把弟弟揹在身上隔離他們,手足顧名思義就是要互相幫忙,才能爬得更高,走得更遠,缺一不會死掉,只是會有缺憾,要成長到互相幫忙,首先一定會有磨合期。

IMAG0941  

一開始我也是秉持積極陽光的態度面對這手足間的戰爭,帶著Devin翻開他小時候的照片,細數著他自己吃過的電線,木頭,百葉窗.....等,企圖以"同理心"來讓Devin了解這個人生必經的口腔期,再加上媽媽自編的小故事,告訴他北鼻急著長大,所以看到東西都想吃一口;或是北鼻的眼睛看不清楚,手手太小拿不穩,只好用嘴巴咬咬來認識它們,但小孩的記憶如魚,在水裡轉一圈就又重生了,於是

「媽媽!油油的,玩具油油的!」哥哥淚灑遊戲間,弟弟再次不受教而滿頭包。

「你自己小時候也吃啊。忘記啦?」

「油油的啦....把弟弟抱走....」哥哥進入無限迴圈中。

果然!專家說的沒錯,不管三歲的小男孩應該發展什麼身心理的技能,就是排不上同理心

gyuo  

一個月後,進步零分,我靈光一閃──角色扮演!這不管男女,兩歲多就會開始有的認知發展。

「Devin,我們來教弟弟怎麼正確玩玩具,你是小老師喔!」

「弟弟假的吃,放到這裡(嘴邊)就好」哥哥認真教學中。

「Owain,聽哥哥的話,假的吃...」我越講越小聲。

這角色扮演有個大紕漏,我竟然要一個剛從娘胎星球來的外星人做"假裝"這種高級動作,果不其然,效用比上次還短,兩個多禮拜就回到原點。

「媽媽...弟弟沒有假的吃,都是油油的!」

我想如果一歲的弟弟聽得懂什麼是"假的"話,我們就可以帶他上奇人異士的節目了。

慌亂的時間在12月回台省親時得到了舒緩,不是他們握手言和,而是每天行程滿檔,哥哥沒有時間顧及玩具是否油亮亮,或者說弟弟身旁總是會有個貼身保鑣隨伺在側;但我們終究得回到四人世界,三個禮拜回美後,小兄弟們自動回復戰備狀態。

既然是要解決問題,哥哥不喜歡油油的口水,那就請他消除討厭的東西,當然不是把弟弟變不見,我給Devin一張衛生紙

「Devin,你看到玩具髒了,用衛生紙擦一擦,就不會油油的囉。」

這方法時靈時不靈,有時因為杯底太深,隙縫太多,Devin的小手無法確實擦乾,這位不太哭泣的鋼鐵男子,會因自我完成低落而陷入徹底毀滅中,然後我就得花更大的心力讓他冷靜下來。

上個禮拜的某一天傍晚,一樣的繁忙,一樣的混亂,多的只是我的白鯧魚要焦了。

「好了Devin,每一個玩具都可以吃,媽媽會把他們洗乾淨!」我緊握他的雙手說著。

「可以吃是嗎?」Devin噙著淚水問我。

「對!我規定的,大家都可以吃!」我更堅定的看著他。

「好吧。」

Devin走回他的小廚房,重拾他中華小廚師的身分,我配給他的小學徒弟弟正打開木製冰箱門,一樣一樣的把生鮮蔬果浸潤在他濕漉漉的蜜汁中。

「Owain,玩具可以吃喔。」他轉頭又再一次跟弟弟確認。

這一招是什麼招我自己也不清楚,從同理心到角色扮演再到問題解決,沒有一個奏效,媽媽的聖旨卻在這一次顯靈!

一個禮拜過去了,耳根清靜了不少,最重要的是,兄友弟恭,這才是終極目標啊!

這讓我想起鄧小平同志的語錄:「不管黑貓白貓,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!」

IMAG4787

IMAG4789

IMAG4792

教養的過程就像在求籤,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抽到正確的籤詩,但總有個希望在籤筒裡等著你。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