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小學的那個時代,戴眼鏡是好學生的象徵,通常好學生的意思是成績好,成績要好,不管讀書還是做練習題難免要多用眼力,所以近視幾乎是必然的結果,我也想擠入好學生的圈圈,可是每次視力檢查都是1.2。

小四時,我的姊姊近視了,爸媽懊惱地帶著全家一起去眼鏡行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,他們大概不知道,心懷鬼胎的小女兒是多麼渴望坐上那台驗光機,因為這樣我就可以挑自己喜歡的鏡框,配上自己想要的顏色,那不是一個眼鏡,那是我專屬的「配件」,就跟項鍊、手環、髮圈一樣。

三天後姊姊領回新「首飾」,那一刻起,我下定決心,從裡到「外」,都要有好學生的象徵,眼鏡我是要定了!

檢討下來發現,明明我就超愛打電動的,任天堂紅白機應該沒有一款遊戲我沒打過,要不是礙於女性身分不宜出現在電動玩具店,我的母親應該會勞心勞力地常常要去那裏把我拎回家。

但我不喜歡看電視,因為劇情不能控制,總是傻傻地被帶著走,想不到竟然成為我無法壞眼的致命傷,從此放學後,我趁母親忙著張羅晚餐時,偷偷躲到樓上打開電視,貼在螢幕前接受「刺激」,說實在的,這不會讓你近視,只會讓你變瞎,電視的強光還沒讓你的角膜變形,會先讓你的虹膜失靈,所以要近視不能急,穩紮穩打距離電視機前一公尺左右最適當。

每天我都在等著黑板上的字變成一團,根據「過來人」我姊的說法,字的線條會暈開,還會長很多毛,就像你在寫毛筆的時候,下筆前沒有刮掉多餘的墨水;我還仿效近視眼的大忌:瞇瞇眼對焦,但我怎麼看,黑板上的字總是硬挺的像樹枝一樣,乾淨!俐落!

一年多過去了,小心保護眼睛的我姊因為度數加深,只好重新配一副新眼鏡,如果只換鏡片也就算了,但店家通常會鼓吹爸媽把鏡框換掉,一來貴的其實是鏡片,二來小朋友時常在外面跑跳,很難維持精密儀器,三來店家賺的比較多,當然第三點不能講出來,反正持續懊惱的爸媽配上懊悔的老實人我姊,三人愁雲慘霧,只有我怒視著這一切!她又換配件了!又換了!上次天空藍,這次繽紛紅,這種不平等的待遇,直逼過年只幫姊姊買新衣,而我卻只能在抽屜裡翻找中古衣。

以前哪有什麼網路讓你google「如何近視」,你要的知識只能從報章或者書本而來,像我這種歪門邪道的願望只能自行發揮,當時出了一款火熱新品「護目燈」,號稱專利多層膜可以把光源平穩的散發出來,對照同時期小五小六的國語課本,又是挖牆、又是抓螢火蟲的艱困求學,當然要見賢思齊。

我還記得那是某一個放假的下午,我正如火如荼地實行壞眼大計,父親經過我的書房正準備去他的小花園。

「你在幹什麼啊?」他見我點燭閱冊,嚇得都忘了他心愛的花草。

「我想知道古人怎麼看書的。」

「你的眼睛會壞掉!」

「實驗一下而已啦。」其實我要說的是:正合我意。

如果你有機會在傍晚做這件事,太陽還沒完全下山,你會完全明瞭為什麼古人七點就該去睡覺,那個燭火飄啊飄,一下子第二行一下子第六行,而且都只能看到最前面的兩排字,如果你沒有一字一字貼近燭光邊,那根本是猜啞謎,但最大的問題是:很燙!

一年又過去了,國一上學期我終於完成了四眼田雞的夢想,耗時兩年總算近視150度,要是這樣搞眼睛還不壞,遲早會被抓去實驗室研究吧。

這無知的行徑,一直到研究所畢業25歲了,才大夢初醒,因為人生的一些挫折想要改頭換面,更精確地說,知道女生要愛漂亮才有前途,那不是用悔恨就可以一筆帶過的,一個女性長到25歲才知道要修邊幅,真是一路走來始終單蠢。

但我的眼睛很敏感,不太能戴隱形眼鏡,加之近視不深,一隻225度,另一隻375度,所幸乾脆不帶,除非要看細部,否則這個世界不需要看得太清楚。

愛漂亮與不戴眼鏡的差異到底有多大?我只能說千萬不要相信自然就是美,要美的很自然才能拯救你的人生。

IMG_0701.JPG

P1030734  

雖然起步晚,我對這方面也比較不在行,但只要稍稍加以雕琢,美醜很容易就比較出來了,過去那些「自然」的模樣,已經成為我現在最喜歡拿來嚇親朋好友的餘興節目,誰沒有過去?重要的是喜歡當下的自己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期沒戴眼鏡,讓眼睛得到完全的解放,29歲生老大時,有些人說生完小孩眼睛會變差,我也這麼覺得,因為戴眼鏡時,不僅看不清楚,眼壓還很高,去檢查赫然發現!我的眼睛進步了,一隻剩175度,另一隻剩350度;兩年後生完弟弟,那隻175度的剩150度,再生下去,我的眼睛大概就不療而癒了吧,到底是老花現象還是我有特異功能,人是很奧秘的生物,永遠都有「例外」豐富你我的人生。

最後提醒一點,家裡小孩有怪異行徑的,一定要好好研究到底在搞什麼鬼,他們單蠢的思維模式,絕對不是教養書上找的到答案的。

喔對!還有生女兒的爸媽們除非她們有非常堅強的獨立思考能力,否則一定要告誡她們殘酷的金科玉律:要美的很自然!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