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歲是一個很妙的階段,對於先前大部分的「家規」突然連線成功,像是一個成果收成期,不只我們家的Devin,朋友的小孩也是這樣的情形。

回顧一年多前,Devin學校的園長跟我提過,大人必須不斷的告訴孩子界線在哪,久了他就會知道怎麼做。

我看著脫序的兩歲Devin,急問到底要講幾次?「也許一千次以上吧。」她聳聳肩笑著說。

當然沒有人真的去計數每天講過什麼話,但今年感恩節,有個奇蹟在我眼前實現了!

IMG_4146

連續假期第一天,我們一早進城去舊金山玩到天黑才回家,晚上八點半準備就寢時,Devin依舊興奮地在床上笑鬧著。

我想了一下,反正明天放假,就讓他自己決定睡覺時間,唯一的規定是不能出房間門。

他開心地牽著弟弟的手回床上滾,並要我離開關上門,他怕弟弟跑出去。

約莫五分鐘後,他轉開喇叭鎖,臉頰在門縫中說:「媽媽,我想睡了,晚安。」

然後自己鑽進被窩,右手指頭划著左手虎口開始培養睡意,三不五時聽到:「弟弟躺下來,聽哥哥的話。」

IMG_4404

還活用平常我掛在嘴邊對他說的:「什麼時間做什麼事,現在要睡覺了。」

不過兩歲的Owain並不買帳,一下子就溜出門,最後我聽到Devin在房裡說:「弟弟你吵到我了,去找媽媽。」

第二天照舊,關門後先跟弟弟洗腦,等下睡覺要關燈,哥哥會牽手,不可以哭哭之類的,還請出他那一群好朋友(玩偶)誘惑弟弟上床。

只是檯燈一切掉,照顧弟弟的任務就跟著幻滅,Devin把弟弟帶出來還給我,自己獨自回房去。

到現在快一個禮拜了,我讓他決定是媽媽關燈,還是自己關燈,要我關我會在房間陪他們一下,其實是監視,因為所有的活動要立刻停止,自己關就自己決定什麼時間睡,也許平常作息規律也幫了很大的忙,Devin總是能在九點半以前睡著。

IMG_3611

我簡直不敢相信在小犬身上看到「自律」的影子,後來仔細回想近期的改變,不管是遞延享受還是因地適宜的行為,似乎都漸漸露出曙光。

他會在拿到餅乾糖果時,問我現在是什麼時間,如果快吃飯了,就自己收好等吃飽再拿出來,要是那一餐吃得不好,還會很識相的請我把那些點心冰在冰箱下次再開封,他以為冰箱是可以讓所有東西都不會壞掉的神器。

這個信任當然是從一連串的失敗建立起來的,曾經執意要吃,把外包裝咬得稀巴爛,結果糖果吃得不好,飯也吃不下,我們不斷跟他解釋為什麼順序不能顛倒,從糖果餅乾的成分聊到人體消化,剛好家裡有一本人體科學是他非常愛的一本書,應該也分攤了一部分的勸說功能。

human body

而且堅持吃飯不能配電視,除了我們跟他說這樣會消化不良,也不知道到底吃進什麼,他應該也發現,吃飯不專心導致下午肚子餓卻沒得吃的下場。

有次他一直說不要去某家餐館吃飯,問到最後原來是因為店家有電視,只好特地幫他橋了一個背對螢幕的位子,結果實際的情況是,前半段把持得很好,後半段忍不住回頭瞄個幾眼,又立刻轉回來對自己說:「我不要看!」是一個天人交戰的奮鬥過程。

也不再覬覦大人的飲料,我明白身教重於言教,家裡雖然很少出現這些東西,但外出用餐有時會有附餐飲料,港式飲茶也有一壺熱茶,參加聚會趴踢也一定免不了可樂果汁。

只是茶飲含咖啡因,我完全不想承擔半夜還目光如炬的風險,我老實跟他們說,茶有什麼東西會讓人睡不著,大人會想辦法讓自己休息,小朋友還不能控制,身體會不舒服,尤其頭會很痛,順便連結幾次午睡沒睡飽,被叫起來生氣的例子,還好目前茶飲沒有破功過。

當然不能只有大人自己爽,如果沒有茶類以外的替代品,我會用紙杯裝白開水讓他們也可以乾杯,幾次下來發現,小犬們只是要那個餐廳或趴踢現場的杯子,不太在意裡面裝了什麼,要是看到不同的顏色,還會自己說:「大人的,小朋友的。」

建立規矩的過程,真的很像極權國家的洗腦運動,大街小巷貼滿標語,電視廣播不停放送,不知不覺就內化成自動自發的一種信仰。

以前我會懷疑跟他們解釋、規範家規到底有沒有用,現在我看著一樣脫序的兩歲Owain,已經不那麼不擔心,只要有開始,且持續不斷,也許要講一千次,也許要花一年多,總之不會讓你等太久,一定有回歸正途的一天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教養無國界,沒有誰比較高明 

【稚兒痞趣】爸媽小孩角色互換,透視孩子眼裡的「家」

【稚兒痞趣】愛的小手打不打,處罰這件事...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