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341_1

手足最美麗的風景就是互相扶持,不管劇情有多麼的噁爛,總能在媽媽的眼裡化為一道光輝。

幾天前出門之際,弟弟衝到車庫後卻開始哀號,哥哥聽聞立即趕到現場,一直安撫:「你不要哭,哭沒有用,我會幫你。」

我裝完水壺出去一看,原來是腳卡進鞋架,Devin還對我說:「媽媽你不用擔心,快成功了。」

當弟弟的腳抽出鞋架後,兩人緊緊相擁,Owain放聲大哭:「哥哥...。」

旁觀者之我好像看到一齣失散重逢的戲碼...

IMG_0958

懷上Owain後,手足爭寵的擔憂一直是心頭大患,坊間有一百零一種育兒大全,卻沒有一本不能沒有你之兄弟姊妹情,大抵是因為一個小孩變數已經夠大了,兩個以上加乘下去,只有群魔亂舞可以形容。

不過現在我慢慢可以體會,手足感情好,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爸媽的影響。

尤其越陽剛的男性,他們的「心意偵測雷達」,一輩子只用在追女朋友的那段曇花一現,之前還沒發展出來,之後就永遠故障待修。好在只要講出來,他們大多都保有憐愛之心,兄弟間的橋梁就是這樣慢慢建立起來的。

古代皇上聽信小人讒言也是用這一招,每天在耳邊搧風,他們所相信的「事實」就是某人嘴裡說出來的話,但我們並不是要唯恐天下不亂,只要把講人壞話改為極盡美言之能事,世界就真的是美好的。

今年兩犬家庭即將邁入第三個年頭,「說好話」是我覺得威力最強又深植人心的方法,教養我從來就不相信有捷徑這件事,每一個內化到心理的改變,都是一點一滴慢慢累積而成。只是每一階段的實際執行方法有些不同而已。

Owain出生的前幾個月,Devin正值兩歲惡魔期,Devin並不是一個好帶的小孩,他的狂亂讓他根本沒有意識自己是哥哥,哥哥可以幹嘛也不知道,弟弟的出現,比較像是某一種生物長在家裡,因此小幫手跟精神讚美並沒有在Devin身上發揮功效,必須要「實質的給予」才能打進他的心房。

IMG_7245

所謂「實質的給予」並不是一直買玩具給哥哥,而是從日常生活中,他需要又期待的東西下手,譬如買菜,我都會興沖沖的跟Devin說:「弟弟知道你喜歡秋葵(青椒、豆芽菜...每次變換不同菜色),要我買給哥哥吃。」

當時弟弟根本不會說話,但晚餐時間哥哥吃到那個東西時,常常會停下來問:「弟弟買給我的嗎?」,有時靜靜的看著我背上的弟弟半晌,才又回神繼續享用「弟弟的心意」。基本上就是一直做球給弟弟,所有要給哥哥吃的、用的、穿的全是弟弟想到的。

IMG_7682

一直到弟弟對哥哥的耍猴戲有反應時,精神讚美:弟弟好喜歡哥哥喔,他笑得好開心,這種話才慢慢起了功效。那個階段,他倆最愛的遊戲是家家酒,哥哥煮了各式豐盛的酒菜,弟弟就像小土地公被恭奉著。

IMAG0940

不過弟弟開始會爬了之後,進入了一段狂風暴雨期,弟弟無意識地一直侵犯哥哥的領域,哥哥暴跳如雷(詳見兄弟口水戰),但媽媽的一些堅持,深信手足會互相扶持前一定會有磨合期,因此再怎麼艱難也不願把他們隔離。

那段日子只要還沒有累趴,我都會讓小兄弟共浴,人的一生中,可以一起泡澡的人選不多,而且製造出的回憶都是十分美好的,果不其然,白天再怎麼慘烈,只要一起浸到浴盆裡,只有歡笑沒有淚水。

IMAG3725

後來弟弟會走了之後,他們的感情也跟弟弟的步伐一樣,穩健地向前,因為哥哥發現弟弟「變得比較好玩」,再也不是黏在地板上蠕動,害他時常被叮嚀:「小心!不要踩到。」的怪東西。

這時他們的地位是平行的朋友,偶而出現哥哥照顧弟弟的事例,探究其因,其實是哥哥等不及要去玩,順手拉他的「朋友」一把,如果哥哥遇到同齡真正好玩的朋友,他會立刻拋下弟弟,頭也不回的視之為空氣。

IMG_1836

一歲半後隨著弟弟的成長,兄弟間的感情飛快地躍進,因為自從弟弟說出第一句:「謝謝哥哥」,開始實際幫哥哥提水壺、親自拿一盒秋葵塞在哥哥手裡,先前媽媽說弟弟都怎樣怎樣...真的就發生在他眼前。神奇的效果出現了,哥哥的手越來越自發的牽起弟弟的手,好玩的、注意安全的、需要幫助的...哥哥都隨伺在側。

原來小幫手的角色是建立在雙方禮尚往來的互動上,你幫我一點,我幫你更多,哥哥並不會計較做的比較多,反而看到弟弟為了給他一袋餅乾,跌跌撞撞,摔了也不喊痛,急忙站起就是為了告訴哥哥天大的好消息:有餅乾可以吃。

IMG_5129

IMG_6367

IMG_2116

哥哥似乎慢慢意識到,有些簡單的動作,弟弟竟然會跌倒、打翻、爬不過去...,好像真的需要特別照顧。

有一天Devin跟我說:「媽媽,弟弟還小所以湯匙都會掉下去,我小時候也這樣對不對?」

這時我知道,哥哥終於可以分辨,所謂弟弟比他小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只要在家,他倆一定湊在一起,有什麼好康,哥哥都會第一個想到弟弟。「快看!弟弟,有飛機!」雖然方式還有待加強。

IMG_6503

IMG_8401

IMG_0233

不過小孩最常遇到的關卡,就是玩具沒人動都不會有人去玩,只要有一個人發現了,全部人蜂擁而上。以前我都會要他們輪流等兩分鐘,但等待的那個人總是虎視眈眈,時間一到就立刻「搶」回去,另一個就進入心有不甘的低潮中。

有次Devin很霸道不遵守約定,怎樣都不肯交出手中的東西。

我忙著煮飯,實在無暇盯著他們輪流的遊戲規則,我說:「哥哥,我知道你真的很想繼續玩,那你要想辦法讓弟弟同意啊,看是要拿東西跟他換,還是教他怎麼一起玩。」

結果這個「說服他人」的招式是繼「說好話」後,最讓我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
哥哥為了說服弟弟,花招百出,常常就地取材,變出更吸引弟弟目光的東西,弟弟也心甘情願的讓哥哥繼續使用原本爭奪的標的物,或者講得天花亂墜,不斷跟弟弟說怎麼一起玩更好玩,最後開創新玩法,皆大歡喜!

哥哥不斷腦力激盪解決爭端,弟弟也開始期待哥哥每一次的新法寶,最重要的是搶玩具的情況急速銳減,媽媽頂多出一張嘴:「喂喂喂,想辦法讓弟弟同意啊!」

原本競爭的局面昇華為動腦合作模式,什麼是哥哥,什麼是弟弟,一點一滴的在他們心中幻化成形。

IMG_2316

IMG_4499

IMG_3730

現在Devin四歲半,Owain也兩歲半了,生活起居彼此照應,雖然不是完全自動化,但我忙時只要說一句:「哥哥,去幫弟弟一下。」Devin會非常爽朗的喊著:「弟弟,過來,我幫你。」弟弟也非常看重哥哥說的話,總是回他:「喔!我知道了。」

IMG_1396

IMG_1381

前天弟弟尿溼褲子,我正在後院拔青蔥,拜託哥哥幫忙換一下,起先Devin還嚷著:「我才不要!那是尿耶!」過不到五分鐘,就聽見他喊:「弟弟,來換褲子啦。」

看著小兄弟一來一往,兩個小小的身影常常重心不穩翻倒在地,我也顧不得滿手的汙泥,停下來欣賞這段有趣的畫面。

IMG_1341_1

周末我嬉鬧的問Devin:「你覺得爸爸還是媽媽比較常陪你玩?」

「都是弟弟陪我玩,我喜歡他。」Devin一副理所當然地回我。

一句「我喜歡他」等了兩年半,哥哥對弟弟從無意識到怪東西,從朋友地位到真正我的弟弟,萬事起頭難,稱兄道弟的過程雖然漫長且艱辛,不過說艱辛,如今也只能靠先前斷簡殘篇的生活記錄喚回一點記憶,但手足之情絕對值得等待。

「愛」要幫忙他們說出來,再怎麼食古不化,久了也會對對方有好印象;大了一點後,幫助他們建立「合作」模式,手足不應該競爭,血緣關係不應該成為他們僅存的羈絆,讓手感的溫度傳遞到對方心上,因為他們得一直牽手走到我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手心手背都是肉,孩子受傷的母親 

【稚兒痞趣】教養不是拿來被稱讚的

【稚兒痞趣】爸媽小孩角色互換,透視孩子眼裡的「家」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