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說上帝會選派最堅強的天使,將唐氏症寶寶託付給她們,而我,我不是天使。

在那段抉擇的日子裡,我們翻閱相當多的資料,最後發現,關鍵不在醫療的檢測能不能許我們一個未來,而是結果不如預期時,要怎麼面對?

尤其當身旁有真實案例出現時,所有關於他們的一生會快速地在你腦海裡上演。

東西方在看待「問題」時,有非常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,不管工作或者現在談的生命,我們習慣繞過去,他們直接迎向它,好壞很難說,我總覺得那是因為這個時代流行,而且他們目前的確比較強盛,所以大家才會仿效,否則東方也曾經是世界的龍頭。

就像生物為了保有多樣性,存在許多不可思議的隱性基因疾病,搞不好只是不容於現存的環境,要是來個天翻地覆的大轉變,這些病說不定就是通過最後考驗的餘命,不然生物會不懂延續生命的重責大任嗎?會不知道這些怪病要不是現代醫學發達,大概一出生就準備夭折了嗎?

我的體質很容易懷孕,但懷孕過程最重要的三大檢測項目:唐氏症篩檢、高層次超音波篩檢、糖尿病篩檢沒有一個過關,美國的醫療並不是輕忽,而是尊重自然的安排,也許這是為什麼洋人的產檢以接近原始的方式,盡量不介入醫療行為,因為

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帝賜予的禮物。

我打從心裡佩服他們的「尊重」,但5%跟80%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,數據不能代表什麼,我只要有或沒有,會與不會;而他們面對不確定的機率,往往是用來準備好最適切的未來生活。

然而我並沒有如此堅定的信仰,從小我比較常聽到的是──老天爺的懲罰,儘管在我長大時,知識開啟了另一扇窗,讓我明瞭多樣性的意義,卻仍無法視之為禮物。

因此懷孕變成一個很神秘的過程,在還沒能「眼見為憑」之前,永遠不知道會生出什麼東西來;那麼接近百分之百的醫療檢測,像是羊膜穿刺或者NIPT,最終就是要導向0跟100的兩種選擇。

我曾經跟阿湯說,如果孩子有任何奇奇怪怪無法恢復的病症,我希望永遠留在西方國家,因為洋人依舊會把問題當禮物,因為異鄉沒有人認識我,不會有人把下一代發生的事情,歸結在我過去曾經作過的惡小壞事上。

去年有一部影片令我印象十分深刻,每一個遇到問題寶寶的媽媽都是惶恐的,影片中寫信給唐氏症機構的準媽媽也不例外,只是她害怕的是「她的孩子將會有怎樣的生活?」,而不是「我該怎麼辦?」,可以預想的到,這個胎兒再過不久,就能開始體驗他的人生。

我遏抑不住內心的澎拜與悸動,可是別假了,我明明就是一個會不要他們的媽媽。

往後的造化沒人敢保證一帆風順,但只要能取得預知未來的方式,缺陷永遠都不會出現在我的人生裡。

很慶幸,我的孩子都趕在出生前的那一刻把自己長好,我也持續參與兒童公益活動,只是經過這些事情後,摻雜了許多.....歉疚。

懷孕的母親都盼望著:正常就好。

誰不是?

我是。

 

延伸閱讀

【我的劇本】好膽就不要在美國懷孕生產 

【我的劇本】異國懷孕亂糟糟 

【稚兒痞趣】頑童紅綠燈 

 

上臉書,輕鬆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脫韁野馬天使

野馬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